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房门之外,流浪在城市里的人  

2010-03-01 11:02: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房门之外,流浪在城市里的人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房门之外,流浪在城市里的人

文/沈慕文

 

时常会在街上,铺满葡国石仔路黑白相间的路上,看到双手推着四轮车的老人,哈着腰身,低着头,推那一车的废纸皮。偶尔车子太重,在车子的后面还需要另一个人,才能推上倾斜的路。那个人可以是好心的陌生人,也可以是她们的同伴或亲人。

这些人,毫无疑问,是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常人用赚取生果金来形容他们微薄的收入。一车的纸皮少说也有几十斤。在现实生活中却只够买生果。纸皮是沉重的,生活更是沉重的负担。

住在旧唐楼的阿伯,一日二餐。有时侯买个饭盒就算了。人吃的是什么,无非是普通的菜蔬,相比之下宠物狗吃的还要好些。狗还讲究全面和卫生。或者做一只富贵的狗也好过做一个贫困的人。

旧唐楼地下,年久失修。在地下室里潮湿而黑暗。路过的人们总难想象,如果自己的晚年也在这种地方度过,那会怎样?是害怕,是怜悯,还是鄙视。与老鼠蟑螂共处一室,谁也难以猜想他们是怎样的生活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还是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着和我们一样的空气,吃着一样的米饭。只是他们生活在低处。生活在低处就必须忍受贫穷和嘲笑。

旧唐楼高处,是临时搭建的棚屋。冬天冷,夏天炎热,下雨天时还会漏水。太阳炙烤着天台。人们却矛盾地于最高处存放一种笼子里的生活。毫无避忌地放在路人面前,这就是他们栖息的地方。

多年前,香港电影笼民一片反映了大城市繁华背后,贫苦挤迫的另一面。人如果生活在那样的环境,更像是关在笼子里的鸟。他们到底为了什么?为了表面的虚荣,为了一种看似派头的身份,还是自己选择了这种生活,从而毫无怨言。

相比起农村的人们,他们在居住上面幸福多了,他们至少有一块地,用来造房子。但城市中的房子并不属于居住的人,只属于那些有财力才能应付自如的人。这些被淘汰的人,只能住在高处或低处,卑微地生活着。

他们有家,但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又没有真正的家。

比起多年前东京的流浪汉,在公园里的长凳上,一躺就是半日,还有醉汉,向陌生人咆哮如雷地吼着。这里的流浪汉们幽雅多了,他们有华人,也有洋人。有一个洋人,我宁愿相信他是个表现行为艺术的人。我几乎每周会见到他几次,天气好的时候他会在人工湖边晒着自己的几件衣物。手里还扒着一只香蕉吃着。这种场景我见了好几次,印象犹深。

他的头发是金黄色的,额前蓄着几缕深啡色的刘海。他很瘦,脸上的轮廓很深,但身上并不脏。从外表看来,他只是像一个落魄者,像一个行者,但还不至于像一个乞丐。我总想问他来自哪里,又要去哪里?但我还是说服自己没有问。我怕他是个疯子,疯子是不能光从外表来辨别的。

他一定有个故事,那个故事我们不得而知。他不需要房子,更不需要华贵艳丽的衣装。他不是房奴,更不是窝居的蜗牛。但他确实又没有家,或者被家摒弃于外。每当寒流侵袭城市的时候,避难中心开放。他们却又于自由或被框管的矛盾中挣扎。

 我想,他顶多是个流浪在城市里的人。而我,是个流浪在梦想里的人。有时侯,同样也会找不到那个家。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