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站在阳台上抽烟的男人  

2009-10-06 09:04: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在阳台上抽烟的男人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站在阳台上抽烟的男人

文/沈慕文

 

 

站在阳台上抽烟的男人,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多少有点落寞。或许没有人会想到,那模样有几分像动画片里啃着肉骨头的大笨狗,我宁愿相信啃着肉骨头的大笨狗,有着憨厚的嘴脸和易于满足的幸福。正如抽着烟的男人,也是趴在阳台沿上,抽吸着若有若无的幸福。

 

城市里的夜晚。表面上时间安静的滑过去,好像漏出容器里的水滴,被太阳光蒸发。而且没有丝毫踪迹可以寻找,消逝的时间里,我们得到或失去了仅仅是时间而已。生活平稳的像房车,在规则重重的马路上前进,红灯或绿灯,像极了生活中该做的事情,和不该做的事情。这是生活,这是规则中的生活。

 

抽一根香烟,体会生活中重重的烟火味道。烟雾弥漫的背后,自己已经不能够轻松的笑出来。男人也是脆弱的,所需要的只是一些理解和生活中的温暖。女人可以哭,男人只能在心里哭泣。至少,男人很少会当着亲人的面去哭。男人的伤心是向内直抵自己的心的,而女人是向外放射,扩散的。女人的哭,只有越多人知道女人的伤心才能让哭的人觉得没有白哭,与其说是哭,还不如说是在唱了。

 

而男人,男人应该哭的时候,他往往不会哭,或不能哭。这是社会或家庭赋予男人的职责。男人必须坚强地面对一切。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经历过爱的得到或失去的人能明白个中的情由,男人,这辈子只会为两件事情哭。一是为了亲情,二是为了爱情。但还是有更多的男人不用哭去表达自己的情感,男人活着,多少要承担份内的责任,只有放下了责任,知道了自己也终究不过是一个渺小的凡人,一个需要有人懂的人,才会去哭吧,哭与男人永远是背道而驰,男人的哭是看不见的。

 

还记得第一次抽烟吗?那次也是躲在阳台上,为什么要躲,那是因为在家里抽会有气味,会被大人发觉而遭到责备。为什么要抽烟?为了好玩,好奇,还是装大人的样子,情形大概就像小女孩渴望穿上母亲的高跟鞋,期望自己能早点成熟,其实很多时候这些只是表面的一种想法罢了。那时候抽的烟仅仅是烟,不掺带任何太多的感情。

 

记得那年,还没到十八岁。哥们拿出一支薄荷烟来,我充满好奇地闻了下,到我真的抽了一口,连连呛着说真难抽,呛死人了。而到了今天,香烟已经成了我每天必须的东西。这其间经历了很多,就算是个没有记忆或活在原地的人也已经过去了十几年。这十几年,从偷偷摸摸地抽,到肆无忌惮地抽,也是一个男孩到一个男人的过程。很难说这是进步了,还是退后了,我只知道,在遇到闷乏或不安的时候,只需要点根香烟,至少能多少得些安静。没有烟抽的日子,我真的会很不自在,觉得缺了生活中的一种乐趣。难怪心理学上说,男人渴望被安抚的结果就是用香烟烟蒂替代了母亲的乳头,想想,或许也有些深意,大小也好,温度也罢,甚至柔软度也差不多。

 

那年第一次抽的烟永远不会忘记。往往第一次的事情让人只有两种结果去铭记。一是极度开心,二是极度伤心。而抽烟却是两样都包含了。第一口香烟像极了第一次恋爱,说婚姻让人昏了头才去结,抽烟其实也是能让人昏了头的。至少我是这样,那次在阳台上足足坐了十几分钟,才让自己恢复了神智。马上站起来,刷牙,心里还暗暗地害怕大人会发现这个秘密。这真的太像人们的初恋了,不也是怕被大人知道,被别人发现。

 

从害怕到光明磊落地抽烟,这是一个男人质的飞跃。到了成年后,渐渐知道人活着,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怎样是更好的,只能说找到个合适的方式去生活后。偶尔的放纵一下自己成了对自己的慈悲。当生活中没有人对你好,你只能自己对自己好。身体和情绪是矛与盾,很多时候,你只能做一个单项选择题。人有智商与情商,心里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叫你去做,一种是叫你不要去做。任何事情在做与不做前,都必须有个选择。我最终还是学会了抽烟,成为了瘾君子一族。十几年下来,从一天几根到一天两包,有时候一包多一点。到现在,抽烟已经是手指与嘴巴的最熟悉不过的手势和动作了。

 

记得东京的马路上,很是干净。但路人停留时间比较长的斑马线上却满地,满花坛里尽是烟蒂。在高度民主发达和竞争激烈的国度,抽烟也变成了速战速决的事情。很多烟是燃烧着落在背影后面,人却已经走在烟的前面了。法国的人们,多少有些悠闲。印象中最深刻的是见到一个法国娘们买过两条红色万宝路。我那时候才买一包。她那阔气的派头不比北方的款爷差多少。但法国的居住楼下,同样的情况出现在眼前,花坛里,屋檐下满是烟蒂。在阳台上抽烟,香臭只有自己一人体会,不会伤害别人。

 

只记得那时候是一个人住在巴黎93区一个小村子的老房子里,我记得那房子是1952年建造的。房子外面围栽着四季常青的蜀桧栢,高及人头。每年我都会修建一次那像青龙一样的树丛,身上手上满是被刺红的疹子,又痒又痛。还有园中向南的地方,老房东种下的几棵几十年的老月梨树,在四月到来的时候,欧洲的天气还是有些寒冷,梨花却早早的开放了,没过几天,满园春色已经凋落。

 

春天如期而至,屋外的街道上,路旁两侧的樱花树也在一夜之间开得如火如荼。房子西边是一棵高大的橡树,我常常会躺在橡树下的草坪上,遥望着蓝天,鼻间充斥着青草香。五月未到,橡树的新绿色嫩芽次第抽稍。每次路过那园中的小径,逐渐感受着绿色的树荫渐渐浓密,直到有天,可以躲在树荫下看书,或静静地窃听树上的鸟儿呢喃。到了秋天,满树的褐色叶片自会在风中凋落,树的生命是短暂的一年一年叠加上去,脆弱的是外在的表情,坚固的是内在的年轮。

 

准确的说来,我是那时候才真正的开始抽烟。让人不解的是法国男人好酒的多,好烟这口的不多见。我会跟对面的邻居,后来成了很要好的忘年交。一起抽烟,喝着他家里的藏酒。度过一些看似平淡却隽永的时间。法国女人却刚好相反。在香谢丽榭大道上,在浮凯咖啡厅,只要女人一抽出香烟,不管男人有多忙,男人就是有义务给个绅士式的点火服务。这是我亲眼见到过的一个中国朋友抽出香烟的时候,叫旁边并不认识的男人点了火。那男人还微笑地瞧着她看了几眼。当我略微惊讶的时候,她却淡淡地说道,在这里是很普通的事情。女人抽烟,不用带火,或许男人就是火吧。

 

都说女人如烟,其实人生又何尝不是如烟。我们在被放逐的生活中追逐着梦想,或属于自己的一片狭小的天空,直到有一天,自己亲手放走了梦想。大多数的时候,我们只需要一点点幸福的感觉,就能满足,幸福的感觉短暂的如同一支香烟燃烧的瞬间。看来人从降生到世间里那最初的一刻起,生命就像一支被点燃了的,必须燃烧的香烟。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