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清洁工的“艳遇”  

2009-08-25 16:57: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洁工的“艳遇”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清洁工的“艳遇”

文/沈慕文

 

 

都说男人四十一支花,女人四十烂茶渣。一鸣对这句话不置可否,自从在电视剧中领略过所谓如花的男人后,却再难想象四十女人的心思。

 

一鸣没有多少闲钱可以令他变坏,他天生就不是花,也更不是茶渣。他只是个普通不过的清洁工人。他身着浅蓝色恤衫,头戴惠安姑娘帽。在街上推着一辆双轮车,见到哪里脏了就停下车,等清理完道路上的狗屎,再顺手把纸,果皮,塑料袋等放进垃圾筒里。他有个很有意思的习惯,不管在大太阳天里还是下雨天,头上总是戴着一副黑色的大墨镜。

 

戴了眼镜工作,不会觉得有什么不方便和尴尬。城市太小,路太小,人又太多,抬头不见低头见,总难免会碰到相熟的人。眼镜是最好的面具,可以过滤掉不需理会的表情或对方投来的怪异目光。

 

十多年前,他就做着这行。十多年后,他仍然抱着个大扫把,横刀立马地在大街上来回走着。他俨然与街成为一体,街道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这个熟悉不过的战场。

 

从南湾大马路到主教山学校街,几乎路上哪里有暗角,哪里容易藏污纳垢,他都不会轻易放过。在四十岁后的他心里,自己怎么也不能跟花相提并论。他总觉得,这个花是用来形容女人的外貌,或男人的内心更为妥当。平时在街上总有些艳遇悄悄地闪现,譬如如花似玉的姑娘,在大街上破天荒地穿着内衣一样的装束。他在心底着实感叹:世界变了,变得越来越美妙了!戴着墨镜的他并不能当没看见这样美妙的风景。但有的艳遇却是要他亲自去捡起来,再放进垃圾筒的。

 

 

那天凌晨,他早起去湖边散步。街灯昏暗地照着,活像个没睡醒的人闭着眼,磕着头。经过一个斜坡,山上是树和高大的黄色老房子。原来这里是领事馆,本来这个地方多少有点严肃,但脚下踩到的东西令他改变了这个想法。

 

一个个裸露的身体,依稀是少年时候看过的某某女郎。东瀛女子的色相令人迷乱,这时候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少年。少年低头看见他身旁的照片,鄙视地望了几眼,急急地走开,背后传来一声:变态佬!

 

“喂,不是我的!”一鸣大叫一声。迅速捡拾起地上的照片,仔细端详了一眼。原来这是打印出来的,看来是从电脑上弄来的。他从来没有摸过电脑。他想起了过去,曾经年少时候也是这般荒唐,偷偷地在背窝里看一些令人兴奋的书。然后某天他在儿子的书包里发现了“花花公子”。他没收了他的“小人书”。世界在变,人也在变,只是这些变得越来越先进和令他陌生。

 

一阵狗吠把他从回忆中惊醒。他像个采花贼一样地把这些照片捡拾起来,捏成一团后,放进了路边的垃圾箱里。连同那些记忆,自己年少时候的,自己儿子的,路人的,一并放了进去。

 

 

上天在考验一个人的同时,通常会做出种种诱惑,这事情没过几天,他又遇到了一件令他啼笑皆非的事情。又一个早上,他推着垃圾车在街上走,经过古迹附近的石梯。他忧犹豫地停下了脚步,石梯下是某古董收藏家,他见过那里面出来的法国男人,悠闲地叼着雪茄打量过他。他在想着,人家的生活是多么好,自己呢,一辈子推着这车,扫着街上的垃圾。

 

在他出神思索的同时,有个女学生走过,他望了一眼那纤细的双腿,竟然发现了石板上有一个避孕套赫然地躺在地上。女学生没有多大兴趣去理会眼前的男人,对那个套更不以为然,头也不回地一步跨了过去,她记得读中学的时侯就有男生拿它来灌水,然后在三楼上丢下去,“啪”地一声,楼上的人全笑得人仰马翻,楼下经过的就要倒霉了。避孕套是可以拿来炫耀和这样玩的,据说法国人当年为了宣传防止艾滋病更给过方尖碑套上过一个巨大尺寸的粉红色套子。这些她只会在心里偷偷地笑,这个套已成了工具,以至于当她看到街上走过的男人,色眼朦胧地看着她的时候,她会觉得那个男人也需要给眼睛戴个套。

 

女生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他。她知道他的工作是清理垃圾,对他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一鸣觉得这个套不是太象样,光天化日之下赤裸着躺在地上,多少有碍观瞻。三步两步走过去,就把它用钳夹住,装入垃圾筒里。他琢磨着用套的人是谁,他会怕脏?可捡套的人更怕脏。

 

清理完后,他继续走着,经过路边停车场的时候,却惊见车上某少年在看成人片。他没有敲他的玻璃,因为他不是警察。他只是把他丢在车下的包装和一张裸体照片捡了起来,放进垃圾筒。

 

 

四十岁后的他没有真实的艳遇,马路上的艳遇却时时刻刻没有停止。吃完饭,洗完澡后的他觉得有点累,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是这白天受了诱惑还是性骚扰,这晚他趁妻子不在,来到某酒店桑拿。

 

他突发奇想地把形形色色的人,狗,汽车,垃圾,全部用垃圾袋装了起来。到得最后,天空突然变成一个巨大的避孕套,像一个乳白色的水母劈头盖脑地向他罩下来,他浑身闷热,颤抖,最后窒息。他四肢不停地挣扎着,口中不停地叫喊着:“不要啊,不要套住我啊,我不是垃圾。。。”

 

身边的陌生女人轻轻地推着他。

“先生,我帮你戴上这个,来。。。”女人低声说,顺手向他的私处摸去。

 。。。。。。

 

 

 

“我不是垃圾,别给我戴这个。”一鸣从梦中似醒非醒,口中故作坚强地喊道。声音听上去是那么空洞。

 

他习惯性地戴上了黑色的墨镜,眼前的女人突然一个转身变成了黑色的魔鬼,她张开血盆大口,大笑个不停。“先生,给我钱,我要你的钱。”一阵歇斯底里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着,一声高过一声。

一鸣这才知道,原来艳遇竟是这样。

 

 

“啪-啪-啪”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

“一鸣,我回来了,你在干什么?你快开门啊!”

 

屋外传来妻子熟悉的声音。

 

一鸣从床上跳起来。浑身冷汗直冒,他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个梦,但回望了一下周围,发觉今晚他的梦还没有结束。他真想把自己也放进垃圾筒,那就干净了。(完)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