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岸上的白玉兰  

2009-06-22 22:06: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中间有一条小河,自西向东流去,以河为界,分成河南河北两个村落。 

  

这条河没什么名字,但它外通西小江,蜿蜒地向东流去。东面不远处就是绍兴的西小江,江对面有座山,因其外形酷似一颗田螺而得名螺山。山上有很多浮石,取一小块扔在水里久久不会下沉。 

  

山上本有一座古老的寺庙--螺山寺,只是后来遭遇火灾尽数焚毁了。现在那山上还有庙祝和当地的善男信女搭建的临时棚屋,里面供奉着各路神仙,大多是泥胎塑的菩萨,也难说到底灵验与否。当地村里的老人愿意相信这些从不说话也从不会动的菩萨,他们会买来香烛供品。他们的心里总是渴望生前的痛苦会被拯救,他们的心里总是渴望死后能够超渡往极乐西方。 

  

这里的河水本来清澈见底,水面游鱼悠悠地游动着,小学就在河的北岸上,那时候我们还能在水里欢快的戏水。那时候的水是可以生吃的。 

  

一次回老家去看了那间小学。学校还在,几处橼子蛀了,瓦片掉落在地上,墙壁也已经破裂。没有了学生和老师,没有了朗朗的读书声就不是学校了。据说是几个小学搬迁了去乡里,在那里重建了一个大的学校。 

  

从九十年代初开始,小村里的人陆续开始放弃耕种,田地不见了往日绿油油的景象。出现在眼前的却是破败不堪的景象,十年之间物是人非,老房子很多早已经倾颓破落。一代人一代房子,房子与人一样到了寿命的极限,一代人一条河,河也会老病? 

  

河水的颜色像极了一个得了疾病的病人,脸色从白红变成青绿,变得奄奄一息。河岸边到处可见一垛垛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垃圾,鱼儿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小。可还是有人驾着小舟,挥舞着电鱼的工具在水里打捞财富。一些大河道上养殖了珍珠蚌,养珠人还会撒一些尿素用来增加水的肥度,或者直接放养些鸭子在河塘里。 

  

弃农经商是多数人的最好出路,留在原地的人们为了提高收入,开始大量种植花草苗木。农田灌溉系统原来是按照种植水稻而修建,在改种苗木后,原来的灌溉系统已是多余。树苗需要高燥的泥土,于是农人们开挖大量的田地,堆高地面,用来种植树苗。树苗一种下去短的就几个月到半年,长的要好几年。种植和养护过程中少不了出现虫害,喷打农药,浇肥是必不可少的。每下一场雨,这些残留的药就流向河里。走过田间,很多时候会闻到浓烈呛鼻的农药味道。 

  

夏天来到的时候,气候变得异常炎热,烈日蒸发着水面,种种难闻的气味熏染着河边的人们。这一年小桥下面有工程,桥下的小河被拦成了两截。断了流的河水因为没有了活水源头,河水在靠近土坝的地方浮满了绿藻和死鱼的尸体。一层厚厚的绿藻经风一吹,那腥臭的气味就扑鼻而来。只是住在这里的人早已经习惯。 

  

水下的淤泥已经好几年不清理。村子里没有了种植水稻的农人,河里的淤泥先前是个宝,可以用来肥田,现在却无用了。河道变窄,水流越小越慢,水越来越脏。这一天,桥头有许多人围观着。桥头的那户人家出了大事情。只见孩子的母亲一脸哀戚在那棵高高的玉兰树下哭诉着:“我的孩子,我的罪过的孩子啊。”是她的母亲含着泪抹去他嘴边的淤泥,抠干净他嘴里的淤泥。 

  

当村里人从河中捞起遇溺的小男孩时,他已经不省人事。小男孩只有五岁,他骑着小自行车冲进了河道里。听捞起小男孩的大人说:“这个小人是头先落河,身子与小车一起陷入了淤泥里,那淤泥太厚了,他根本没力气挣扎。” 

  

这触目惊心的一幕早已经让麻木的大人们无动于衷,老人们口口声声说着:“以前的河水真倒好啊,鱼也多。现在的人不要好,弄脏了。” 

  

那户人家门前的玉兰树每年依旧开出白色的香的花苞。只是没有小男孩在树下游玩的身影,那户人家从此以后再没了欢笑声。每次经过这条小河,总会有些遗憾被勾起。同一条河水还夺去了一个老妇的性命。 

  

她是虔诚的念佛人,这天大清早她就去远处的寺庙念佛。过桥的时候,天还没大亮,她一个不小心栽进了河里。等捞起来的时候还有一口气在,家里人连忙送到医院进行急救。开始几天还好,可是后来病情急转直下,她死前从肺里咳出的水是浓绿色的。她想不到这条熟悉的河水最终会要了她的命。这种水里更像有一些致命的虫子在游动,能轻易钻入人的肺泡,是有毒的水夺走了她的性命。儿女们给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至于那条脏透了的河水,谁也没有能力去改变。 

  

她死前还不忘念佛。只是这一劫没能够被他相信的泥菩萨挡过去。她死了后,当地大人都这么告诫孩子:“不要去水边玩,也更不可喝那河里的水,喝了要烂肚肠的。” 

  

这几年里,村里人都用上了洁净的自来水。再也没有人会喝这条有毒的河水了。河水依旧维持着清绿色的面貌,等下大雨发洪水的时候才会清澈那么几天,过后又会恢复它狰狞的面目。等大日头一晒,河底自然冒浮起一些黑色的油污。

 

到了后来,那棵玉兰树也已逐渐枯萎。 

  

又一个夏天的夜晚,村里人说河里已经没有了蛙鸣。是的,这几十年来,蛙鸣的声音已经渐渐低到没有人听得见,我们的脚步是走得越来越远了。(文/沈慕文)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