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中篇乡土小说】天井里的桃树(四)  

2009-04-09 18:35: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到了绍兴的时候他已经是面黄肌瘦,衣衫破烂。但在战乱里能捡回条命已经是大幸了。

问了好几个路人,才寻找到绍兴蕺山附近的越王街。他大哥开的箍桶店就在眼前......

 

【中篇乡土小说】天井里的桃树(四)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每个生命都有其存在的价值

如果你能够活下来,并且是坚强的活着

那么上帝从你身上夺走的,将会加倍的还给你

你只须加倍的珍惜每一天的到来”

......

              

江南的老街,青石板铺成的路。房子是灰瓦青砖白垩墙壁。这是绍兴古已有之的建筑风格,一草一木酿就了浓浓的江南水乡韵味。建筑就像是城市的服装,水一样柔秀的江南才能衬托出得了水一样的女子。

 

店铺是东西向的,早上太阳照进来的时候,店里份外亮堂。

 

“阿哥,阿哥。”昆福在店门口打量了一翻之后,对着店内一个剃着方正的平头,穿着白布衣的中等个头的男人轻声叫着。

男人先是一愣,猛地抬起头来。却看见门外站着的好像正是自己久别了数年的二弟。他马上从掌柜台后面腾地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外走去。

“二弟,二弟,真的是你么?你总算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哥哥昆林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连声说好。双手搂着昆福的肩膀。

“阿哥,是我回来了!”昆福看到了好几年没见到的亲人,感觉自己的心也活了过来。

“阿弟,我连忙去买点好酒菜,你休息会,等会一起吃。”

“对的,你先去隔壁澡堂洗一下身子,等会好吃得舒服点,我拿套换洗的衣服给你备着。”说完,昆林从里间拿来自己的一套干净衣服,还拿了点洗澡钱给他。

昆福点头说:“好!”

 

昆福走了一路,本已是疲惫不堪,找到了哥哥后,他一下子又来了精神,他叫着阿哥的时候,脸上泛着光,这是一种重新发现生命的希望的亮光之后的光华,这时候他的双眼是活的,他仿佛看到了生命的阳光。

从离开家乡到今天已经整整6年了,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踏实地感觉到自己的活着。

 

 

兄弟两面对面坐在,边吃边聊。昆福将这几年在外的遭遇细细数来,说到村里几个队伴相继战死的时候神色不免黯然神伤。不过自己能活下来,让家里人格外高兴。大哥昆林给弟弟设计着出路,战争很快就要过去了,普通人家有一艺傍身就不怕没事情做,干点手艺活也能养家糊口,不愁吃穿。

 

过了几天,哥哥昆林给他找了个学徒的工作。是在一家蜡箔店倌做学徒。开店的是一个绍兴人,年纪跟昆林相仿。他姓余,单名一个顺字,他有个妹妹叫玉梅。

 

昆林已经将弟弟找到了的喜讯通知了家里,最觉得欣慰的是他的娘亲,在那样的年代,物质条件极度贫乏,拉扯大一个孩子不容易。老思想里养儿是防老的,她老人家倒没有这样的思想。只是在儿子走了以后,她天天吃斋念佛。保佑她的儿子能早点平安归来。老人家觉得自己没有白白念佛,这不,他果然回来了。

 

 

昆福在军队里的时间过得长了,难免沾上一些不良习性,安定的生活他反而觉得腻了,觉得日子像水一样平淡。只有一点他是没有腻的,那就是赌。什么牌九,押大小等等。在部队里的人除了打仗以外,赌博是最能够刺激他们的事情了。这也有输和赢两种结果,但决然不会像子弹那样立刻要了你的性命。这是赌博仁慈的一方面;但另一方面,它却能让活着的人生不如死,如果因赌博而倾家荡产。于战争中的人,赌博上的输赢如果能给活着的人带来快乐,那真的是很美妙的感受。因为那时候活的不容易,从而追求快活是最重要的事情。在和平的时候,这却刚刚相反。

 

在做学徒工的日子里,昆福开始还不是很适应。三天两头没事情了就往茶馆或赌摊去跑。辛辛苦苦赚下的一点钱也多半输光。直到后来,一个女人的出现改变了他。她就是玉梅,一个长的极为美丽而贤惠的女子。

 

玉梅来到哥哥的蜡箔店倌里,她这天打扮了一番。头上还插着一支山栀子花。走在老街上,不远处就有香气飘来。

 

她哥哥有事情,刚好走开了。店里只有昆福一个人在。

“啊,我哥哥呢?你是谁家啊?”她还不认识昆福,店里来了个陌生人觉得奇怪。

“我啊,我新来的...。”昆福抬头,但觉得眼前一亮,站着的是一个年轻的娇媚的女子。回答完了又忙着手里的活。或许是好多年没接触女人的关系,他反而倒有点不适应了。

 

“唉,人家跟你说话呢。你是不是打仗过的那个人啊?”她之前听哥哥说起过,店里有个人来做学徒,是个打过仗的人,她心里倒生出几分崇拜和好奇。

 

昆福没回答只顾做着手头上的活计,越沉默寡言,她就越觉得好奇;越觉得好奇,他就越觉得她无理取闹。

玉梅东看看西看看,屋里有着个大活人却不理会她,不一会儿,她睁了一下大而圆的眼睛说:“我等会要告诉我哥,说你欺负我,你不理人家!”

“啊,我没有啊。”

“你有,你就有了!”玉梅强辩着,谁也没有想到这对欢喜冤家,第一次见面就吵上了嘴。

 

过了一会儿,玉梅再此试探地问起:“跟你说话呢,你是不是打过仗的那个人啊?”

“是的。去了几年。”昆福不想再提这件事情的。
  

昆福感觉自己受了冤枉。其实他哪知道自己的事情早就在这个女子心里落下了疑问,她今天其实就是想来认识认识,这个听他哥哥老是提起的人的。她对敢于打仗的人,特别是打鬼子的人从心底里佩服和敬仰,她的父母就是死于那次轰炸,那时候她才十来岁。

这时候的昆福已经31岁了,在那个时候已经是老大不小,早该婚嫁了。而玉梅才二十出头,风华正茂。她性格和柔,万事从小就听她哥哥的,只是偶尔还洒点小家子脾气。又因父母双双早亡,哥哥自幼很疼爱她。

 

 

昆林和昆福两人在绍兴城里过日子,虽然辛苦,但也过的平安。

这天晚上,见弟弟又要出门就说:“少去那些地方赌了,存点积蓄,过年把好讨个老婆。”

“我这样的年纪,这样的相貌有哪里个看上我啊?”昆福说的倒是实话。

“你就好好过日子,娘已经吩咐我了要给你找。等成家了,你就没那么多闲工夫老往外跑了!”昆林说了他心里的想法。

“以后再说吧。”昆福说完就出门了。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战争终于结束了。

平平静静的日子没过上几天,昆福的厄运却来了。这天早上,他躺在床上,脸上蜡黄,冷汗直冒。昆林见他躺着不醒,叫唤他也没反应,一摸他的额头,着实吓了一跳。

 

穿着一袭青色长衫的郎中来了,把了脉后,看了看身上几处发红微微肿起的硬块。叹了口气说:“这是很讨厌的毛病--疙瘌疮,我先给他开副药,等烧退下去再说。”

写好药方交给昆林,接着又再三嘱咐:“千万不能让伊吹冷风,不能受寒。”

“怎么会得这样的病的?”昆林不解地问。

“这个病,是伊以前在打仗的时候落下的。”郎中摇了下头,答道。

 

余顺见昆福不来作坊里,就觉得纳闷。直到下午去找昆林,才得知昆福生病了。于是就来看望他,妹妹玉梅说也要同来。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