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中篇乡土小说】天井里的桃树(三)  

2009-04-07 00:03: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昆福点点头,在他脑海里还没有国军这个概念,只是敌人打到你家门口了,你不能任由人家打......

 

 

【中篇乡土小说】天井里的桃树(三)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国民党军队接获上级命令,必须坚守江南。于是召集了手下上千个从乡村招募来的乡勇和壮丁。日夜不停地在江边离水面几公里外,地势稍微高燥处不停的挖战壕,修理抗战和掩护的工事。正规军队里的少数人却只顾着吃喝玩乐的,无心于战事。

 

长长的钱塘江沿岸一带,全是一马平川的沙地平原,要想守住是非常困难的。

 

1940年1月22日拂晓,钱塘江上空飘着鹅毛般的大雪,雪片一阵紧似一阵,随着呼啸而过的北风肆无忌惮地洒下江南大地。江上大雪弥漫,视线可及的范围才十多米远,天空也灰朦朦的像在跟人预示着战争帷幕的拉开。在这片战火里谁还能找到生的方向?生命已经变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生命的可贵在这时已经变得一文不值。

 

战争的脚步悄无声息地走近了他们。

 

驻扎在杭州城里的日军,趁着大雪天的掩护。驾驶着几十艘汽船,几万日军连夜进犯江南。先在萧山盈丰乡六百亩头登陆,后来的增援部队又在钱塘江轮渡码头上登陆。

 

站岗的哨兵在这大雪天气里,冻得直打哆嗦。头深深的藏进军大衣的厚领子里,低着头还兀自在打磕睡。“砰”的一声,哨兵应声倒下,直挺挺地从哨所高出掉落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蹬直了腿断了气。

 

紧接着,“嘀-嘀-嘀--哒-哒-哒”的机关枪声清亮的响彻云霄。一大股日军,上万人呈东西倚角之势,对国军驻地实行两面包抄。还在睡梦中的国民党军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好啦,不好啦,鬼子打来了。”营房外传来惊恐万分的喊叫声,那声音足以让人汗毛倒竖和呼吸窒息。

“大家快操家伙,跟他们拼了,要快!”这个声音很是熟悉,是队长的声音。

“我的枪呢?啊,我的枪在哪里?”黑灯瞎火的,长兴找不到枪了。

“昆福,我们跟你走吧,咱们死活也要在一起。”刚林绝望地说。

“走,大家别慌,拿好家伙,找地方隐蔽。”昆福握紧步枪走出营房观看外面的动静。

 

营房外面早已经乱作一团。一把把火把横七竖八的掉落在地上,有的营房已经失火烧了起来。马的嘶鸣声,人的嚎叫声,冷冰冰的北风呼呼的刮着。日军正从前方黑压压的一片蜿蜒而奔赴向这里。

 

“大家不要慌乱,能杀几个是几个,一定要守住这里。”队长大声高呼。

底下的人却什么也听不进去,看到敌人来势如此凶猛,有的胆小的早已经准备逃离。

昆福挤到队长跟前,跟他说:“队长,怎么安排?”

队长看是昆福就急忙说道:“你们几个跟着我,记住,紧跟着我,快找地方掩护。”

说完队长就骑上了战马,指挥大家准备战斗。

 

敌人如潮水一样一波接着一波的来袭。日军驾起了钢炮,重型机关枪所到处,人仰马翻,国军连连败退。最后只有向南面撤军。日军此次出动的都是精锐部队,国军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伤亡不计其数,兵马人员损失过半。

 

“啾”的一声,敌人的子弹射向正在撤退的刚林和昆福几个人,刚林应声倒地。

“刚林,刚林,你醒醒啊!”昆福弯下腰来想拉起躺在地上的刚林,这时又是一颗流弹“嗖”的一声从昆福头顶上空划过。

“昆福,我...怕..是不行了,好痛。”刚林的脸色由于内出血而一下子变得蜡黄,转而雪白,渐渐没有了血色。嘴唇抽动着说出最后一句:“阿哥,回家...回家..代我....照顾我老..娘!”说完,就咽了气。

“刚林...”昆福留着泪,哭倒在地上,双手紧经搂着他喊道。

 

他没有想到死亡会来得这么剧烈和接近,他从来没有体会过像现在这样对生命的绝望。身边的兄弟刚才还是个活生生的青年,就这么给一颗子弹夺去了生命,他死了。

 

悲愤交加的他吆喝着:“我跟你们拼了!”

 

他上前走了几步拿起一把被抡在地上的机枪向敌人猛扫,仇恨化作一颗颗子弹向敌人猛烈地射去,敌人倒下去了几个,昆福杀红了眼。

 

队长连忙跑过来大喊:“撤,快撤,别打了,再不撤退我们就要被包围了!”

昆福背着枪杆和长兴一起跟着队长一路向南跑了。

 

 

萧山县城沦陷。日军侵占萧山,起初盘踞在萧山县城,因兵力不足,不敢轻易出动;另一方面由于国军和抗日游机队的奋力抵抗,日军也受到了重创。昆福跟着队长大部队人马,走难闯北,年青的他在经历了战友的死去和看到日本军队的暴行后,自此恨透了侵略的敌人。国民党军队在与日本作战的同时也已经损失过半。另外一方面由于各地军阀割据,群龙无首,形成一盘散沙,无力再收复失地。

 

......

 

1945年,萧山南部河上店还有国民党军兵团四个中队约三四百人,分散于河上店四周山上作最后抵抗。5月21日深夜,新四军2000余人分两路进发,战斗一打响,新四军势如破竹,国民党军溃不成军,步步败退,朝河上店西北山岗四处逃散。

 

昆福最后跟着大部队辗转来到诸暨草塔,国军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伤亡惨重,南面是还未退逃的日军,正面是前来追击的新四军。

 

昆福还是在原来那个小队里,长兴已经在战斗中牺牲了。那天昆福亲手挖了个土坑,把他埋葬了。在长兴临死前,他答应了如果能活着回去,会替他照顾家中年幼的弟弟和老娘。这一次,他并没有哭泣。面对死亡,种种残酷的现实已令他麻木不仁,以至于他已经并不感到害怕,甚而让他有的时候觉得死亡也是一种解脱。

 

要深刻面对战争的残酷的反而是活下来的人,战争会像带毒的瘤一样烙印在心里深处,每当在梦里或脑海里一想起的时候,还是会觉得不寒而慄,时刻折磨着人。昆福曾多次差点被杀,腿上手臂上还留着数处枪疤,但自己同时也杀了别人;同样是人,同样珍贵的生命。但他又能拷问谁?是谁发动了这场战争!

 

在最后一次战斗中,队长受了重伤。他临撤退前跟昆福说道:“战斗打到头了,你自己走生路吧。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队长,那你去哪里?”昆福急切地问道。

“我还能去哪里?给抓到了就是死,不给抓到也难以回去交差啊。”队长心灰意冷的说。

“我跟你一起去?”他问。

“不,万万不可。你回家去,家里还有老母亲等着你呢。”队长也是个男人,他知道为人子应尽孝道。然而国难当头,忠孝往往不能两全。

 

昆福想起了远在绍兴的大哥,这里去那里比较近,翻过大山就是绍兴了。再者他也不敢冒然回去家里,生怕村里再来抓壮丁的。他告别了队长,赶去投奔他哥哥。

 

一路上风餐露宿,饿了沿村乞讨点吃的或在山上采点野果子吃,渴了就在山沟子里喝点溪水。走了十来天,总算来到了绍兴县城。到了绍兴的时候他已经是面黄肌瘦,衣衫破烂。但在战乱里能捡回条命已经是大幸了。

 

问了好几个路人,才寻找到绍兴蕺山附近的越王街。他大哥开的箍桶店就在眼前。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