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澳门现代爱情故事】失落之城(连载14)  

2009-03-06 09:16: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落之城(连载十四)

 

 

晋明在路环监狱里头几天感到自己快要疯了。他觉得整个世界欺骗了他,也舍弃了他。他明明是个好人,怎么反而会成了阶下囚?过了几天,冷静下来的他想清楚了很多事情。那天的黄毛与他擦身而过,那包白粉一定是他暗中做了手脚;而最可恨的是自己的朋友严正不问青红皂白地就把他逮捕了,这不免引起了他的怀疑:难道他跟黑豹他们是一伙的,为什么会这样?

 

心中不平的怒火在慢慢交织,他发誓出去以后一定要报仇。他同时又担心师傅和晓菲他们过的好不好。云姨的病现在怎么样了,晓菲一个人怎么能够支付那么庞大的医疗费用。还有师傅说过的寻找宝藏和报仇的事情,还有照顾好素蝶。他受人之托,如今却连自己也难逃这牢狱之灾。这种种问题困扰着他,他时而感到失望,但更多的是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这天晚上,晋明还是想着这些以后的打算,又一次失眠。

 

同室的男人说:“小年轻,你进来没几天吧,看你不习惯这里啊。”

同室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他黝黑的脸上,双目炯炯有神,凭直觉晋明觉得他不象个坏人。晋明甚至觉得他有几分象陈伯年轻时候的样子,他心里放松了几分警惕。

“哦,我是被冤枉的。”晋明说。

“来这里的人都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你实话实说是怎么回事情。我叫李伟基,你呢?”

“我叫林晋明,那你是怎么才进来的?”

“哈哈,我啊,我以前在赌场做沓码仔。因为打伤了一个赖帐的赌客就给关了进来。哈哈,他娘的。”

“他赖帐你打他,他也有不对的地方啊,怎么你会进来?”晋明觉得奇怪。心想这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至于打人那也是他们干这行的手段之一,对于无赖只能用这样的手段。

“我打的那个人是有来头的。那家伙白白拿了几万块筹码跑了。我呢,后来反而被他反咬一口,说我是故意伤害他人。”李伟基说完嘘了一口气。

“哦,原来是这样。”晋明摇摇头,苦笑了下觉得自己并不是唯一不幸的人。接着说道:“我跟你差不多,以前得罪过的一个扒手把一包白粉放在我身上,他报警把我抓了。”

“兄弟,你也真够背时的,啥时候出去?”李伟基沉声问道。

“两年,说长不长。你呢?”晋明想着进来了只有等着出去的那天。

“我两年半,出去的日子跟你差不多吧,我已经坐了半年了。你是新来的,以后这里的事情有不明白的可以问我。”李伟基好心的说道。

 

转了一个身的晋明还是睡不着,他干脆坐在床上。呆望着窗外的月光出奇的想着。瞧了一眼同室的李伟基,他似乎也还没睡着,就轻轻咳嗽了一下。

“想女人了?是不是?”李伟基开玩笑问道。

“你怎么知道?你没有女朋友吗?”晋明也老实地说。

“以前有过,我坐牢后她就跟人走了。”李伟基轻松地说。

“不好意思,我不该问这事情。”晋明抱歉的说道。

“没事,我早就看开了,这女人能真心实意的对你的很少的。哎,也怪我自己进来了,怪不得别人。”说着躺下睡去了。

 

 

李伟基倒是很想得开。与晋明不同的是做他这行的钱来得快也去得快,身边的女人有时候就象筹码一样,你赢了就跟着你,输了那就抱歉了自然是在别人手上了。如果赢多点也随时随地可以换个好点的女人。金钱等同于女人,就那么简单的事情。做他这行自己不赌博的还能存点钱下来,如果赌,那再多的钱也象沙漠里的河水一样迟早流干。常常混迹于赌场的他早已经习惯了这套游戏规则,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更大的赌博。

 

晋明必须去习惯监狱里的生活,几个月过去后他逐渐适应了这里。同室的李伟基已经和他成了好友。两个人都是身陷牢狱之中,两个人入狱的原因也基本相同,都是受人迫害。晋明每天起来都会活动一会儿筋骨,以前师傅关雄教他的功夫他还不能融会贯通。牢里晚上安静,这样的环境更适合他修炼内功,他慢慢觉得已经可以把师傅传授给他的功夫运用自如了。坐牢反而阴差阳错的帮助了他修炼内功和外功达成更高的火候。没有人想到他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因祸得福,严正和黑豹更是没有想到正是他们对他的迫害,才使他从内到外变的更坚强,他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后变得更为强大。或许是正应了“天欲降斯人于重任前,必先劳其心智,苦其体肤”,这样才能将重大的任务交给他。

 

唯一让晋明最为牵肠挂肚的是晓菲,来了里面几乎一年了,外面一点消息也没有。他试过写信寄给外面,但他根本不知道,寄出去的信件早就在半路给狱警没收了。这些全是艾里和严正一手一脚安排的,严正甚至故意叫人谣传说晋明已经死了,只有这样才能让晓菲死心,自己才有可乘之机。

 

晓菲并不相信这些谣传,她坚信他会回来的。为了生活,她继续在濠城酒店上班,严正经常隔三差五的来看她。渐渐的她和他之间交谈多了起来,每次严正在的时候,艾里就对晓菲无处下手,这让晓菲还误以为他是在为晋明保护着她,不让她受欺负。其实是出于他的自私,没安好心。

 

这天晚上,晓菲临下班前。电话突然响起,一打开是妈妈的声音:“晓菲,我胸口痛,你在哪里?”

“妈妈,我在上班啊。那我叫人来接你去医院。”晓菲焦急的说。

“好的,妈妈等你。”云姨其实是旧病复发了,当初医生说过她的病只要不复发就问题不大。但如果复发那将会是很危险的事情。几个月前她就感觉不舒服了,为了给家里少添点麻烦和减轻晓菲负担,云姨一直隐忍着没对她说。这次是真的痛的无法忍受了,她才打的电话。

晓菲想跟素蝶打电话,素蝶在爷爷去世后买了一辆小汽车。自己开了个服装店做着小买卖,生意刚刚起步,晓菲正想拨打号码。

一旁的严正看到这正是博取她信赖的好机会,就开口说:“晓菲,我的车子就停在外面,要不我去接她,你看怎么样?”

晓菲想他去接或许更快点,就说道:“那好吧,我们走。”

 

 

不到半小时,两人来到了路环家里。

云姨已经疼的晕了过去,脸色焦黄,黄豆大的汗珠挂在前额上,几丝头发零乱的贴在脸颊。晓菲看着眼前的一幕,强忍住鼻中的酸楚。她扶起妈妈,和严正一起搀扶着微醒的她走到了车上。

 

云姨被送进了深切治疗部,晓菲坐在房间外的长櫈上等检验报告。一会儿检验员送来报告:云姨的老毛病复发了。晓菲看着几个鲜红的字迹,这几个字就象是子弹一样击中了她的心脏,她经常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一旁的严正问医生道:“那能看好吗?你们说。”

“这位先生,病人已经有很长的病史,这次是复发,情况很难说。不过我们会尽力的。”医生扶了一下眼镜含蓄地说着。

“病人家属是谁,请跟我来办理一下住院手续。”一个护士走过来跟晓菲和严正说道。晓菲跟着她来到登记柜台前,填好表格和资料,住院得先缴交押金,身上没有足够的钱的她为此事感到为难。严正瞧见了苗头以后就走了过来。他掏出钱来说:“晓菲,我这里有,先垫上好了。”

晓菲开始觉得这样做不好,但后来想想也没别的好办法,她有点难为情地犹豫了下说:“那就先向你借着,等我发了工资再还给你,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只要你妈妈能好起来就好。”严正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出自真心,他自己也很怀疑。

晓菲感激地看了严正一眼,心里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

末了,严正说还有事情先走一步。晓菲在妈妈的病房外面一直等到大天亮。

 

经过治疗后,云姨已经恢复了知觉。早上醒来的她睁开眼睛呼唤着晓菲的名字。在病房外的晓菲听见后马上往房间里走去。她趴下来抱住妈妈,嘴里哭喊着:“妈啊,你总算醒来了,你吓死我了!”高兴还有担心,种种复杂的情绪交杂着,晓菲流下了泪。

妈妈抱着晓菲的头喃喃说道:“傻孩子,妈妈没事了,别怕,妈妈没事的。”云姨在医生给他注射了玛非后是感觉不出疼痛的,但等到药效过后她还是会痛。

“妈妈,我们等到看好了再回家。这次你得听我的。”晓菲怕妈妈因为担心家里的经济状况而不同意住院接受医治。

“好,妈妈听你的,别哭,噢,傻孩子。。”妈妈安慰着哭泣的女儿。

 

病房的门被推开。

是素蝶来了,昨天晚上她打晓菲的电话,得知了云姨病倒的消息。她带来了一蓝水果和一束鲜花特地来看望云姨。她甫进门就跟晓菲说道:“晓菲,我来看你们了。”

“哦,是你来了。”晓菲知道她可能会来的。她们俩这一年多交往下来已经情同姐妹。有任何心事双方都会找对方倾诉和商量。

 

素蝶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认真和关切地对云姨说:“阿姨,听晓菲说你身体不舒服,我特地来看望你。现在好些了没有?”

“好点了,谢谢蝶儿。你真是个懂事又乖巧的女孩子啊。”云姨感激地看着她说。

素蝶也坐在床沿上,陪着她聊了一会儿。因为店里的事情忙,过了一会儿就起身走了。

 

 

送交手术书的医生走了进来,她点了点头示意晓菲出来一下。到了外面医生开口说道:“病人需要动手术,这是方案,你看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在这里签字。”

“要动手术?医生,有多大的把握?”晓菲急切的问。

“很难说,50%左右吧,不过按照病人目前的情况来看,不动手术是不行的。为了防止癌细胞进一步扩散,只能动手术了。”医生说着她的具体情况。

“要多少手术费?”晓菲问。

“大概5万左右吧,这个一时间还很难说的准。你先把钱交上吧,病人急需动手术,早一天动就机会高一点。”医生说着。

 

“这样吧,我下午来交钱,我先签字行吗?”晓菲身上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钱。

“那好吧,签这里。”医生向她示意签字的地方。

 

 

晓菲为了这件事情而烦恼。她自己身上的钱并不够用来支付手术费,她已经欠了严正一万元了。她又不好意思开口再去向他借;而素蝶的服装生意刚刚起步,她手头上资金也很紧张,本来向她借是最好的办法。这样的情况摆在她面前,思前想后,只有严正那里一条路了。她拿出他以前给她的卡片,拨通了他电话。

“喂,是严正吗?我有点事情想找你商量,你在哪里?”晓菲有点怯生生地问。

“我在外面,你说在哪里见面?我来好了。”严正已经猜想到几分她打电话给他的意思。心想着机会来了,她总算自己送上门了。

“那就在我上班的地方见吧,半小时后我在那里等你吧。”对放答应了以后晓菲挂下了电话。她走进病房帮妈妈梳理了一下头发就跟妈妈说:“我有点事情要走开一下,很快回来的。”

 

 

悦然贵宾厅里,晓菲已经在这里等着严正的到来。她拿出化妆盒。描了一下嘴唇和眼线,薄施了点粉底。她尽良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昨晚她几乎一晚上没合眼睛。

 

门外响起了叩门声,严正来了。(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