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澳门现代爱情故事】失落之城(连载13)  

2009-03-04 19:59: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落之城(连载十三)

 

 

晋明被告以藏毒和贩毒罪成立,原告方竟然是黄毛。

他被判刑2年,即时入狱。为了隔离晋明与外界的联络,严正嘱咐艾里特意买通了牢里的狱警,外面有来探望他的人一个也不准许与他见面。这件事情任何人也没想到,几乎没有人相信他会做这样的事情。

 

素蝶在亲朋好友的资助下,才得以料理了爷爷的后事。孝思坟场举办葬礼的那天,晓菲也来了,她一直站在她身边安慰着她,这样的事情她也经历过,所以她心里也隐隐的痛。素蝶一身披麻戴孝,一直跪在坟墓前低声哭泣。如果说父母的死对年幼的她并没有留下多大的伤害和印象,那么爷爷的死无疑震撼着她的内心。记忆中爷爷很慈祥,爷孙俩一直相依为命,爷爷是她生活的重心。她回想起年幼时爷爷给他讲着故事,她就安静地睡着了。爷爷在她生命中一直扮演了多重又不可缺少的角色,她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人生的无常和人心的险恶,残忍的黑豹夺去了她父母的生命之后又杀死了他的爷爷。

 

她记得爷爷临终前的遗言,停止了哭泣,擦干眼泪后对抬头对晓菲说道:“晋明没有犯罪,他是被黑豹他们陷害的,我爷爷是被黑豹杀的,临死前他说要晋明找到宝藏后为他报仇。”

 

“我从来不相信晋明会做那样的事情,一直想着是有人陷害他。”晓菲不相信晋明会贩毒,她很清楚他其实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素蝶点着头,她在想晓菲果然了解他。

 

“等他监狱里出来了再告诉他,现在不要对他说,因为我怕他承受不了。”晓菲柔声的对素蝶说道。

 

“嗯,现在不是时候跟他说,也不是报仇的时候。晓菲,你以后怎么打算?”素蝶关心的问。

 

“我妈妈病还没治好,只有在那地方工作一段日子再说,你有事情可以找我。”告别素蝶晓菲一个人走在路上。此时的潭仔本应该是绿树成荫、花的海洋,然而这些外在的景象与她的内心世界刚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没有了晋明在身边她仿佛失却了阳光,身外的一切是黑暗而看不到光明,心里只有痛和苦。

 

 

晓菲虽然知道晋明不喜欢她去那里上班,但她为了赚钱给妈妈看病也不能顾及那么多了。唯一的依靠晋明也已经入狱。要等两年,两年啊!两年时光晋明在牢里坐着等日子过去,而她在牢外等着日子过去。同被感情的一根线牵扯着,不同的地点,同样的折磨着两个人。这两年,她会坐在更大的牢里,一个令她失落的城市。她总是觉得内疚,内疚是自己一家人连累和亏欠了晋明太多,是她连累了他。她甚至怀疑自己这辈子还是否还配拥有所谓的幸福,然而日子终究还是要过去,哪怕再难过。

 

 

出院前几天,素蝶一个人觉得冷清,就常跟着晓菲去探望云姨。彼此之间渐渐熟悉起来,到最后几乎是无话不谈,素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她心里更是把云姨母女当成了亲人。一个月的化疗疗程结束,云姨可以出院了。晓菲,还有素蝶一大早找了一部的士来到医院。晓菲吩咐司机在下面等着,她和素蝶一起上去接她妈妈。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医院的主诊医生跟晓菲说如果病人不再复发就不碍事了。

 

病房里的云姨头发变的稀疏,脸色虽然显得有点腊黄,但精神还是挺好的。总算可以出院了,这或多或少是件开心的事情。看见晓菲和素蝶来接她回家了,她就从床上爬起来由她们两扶着走出了医院。路上她问晓菲:“晋明怎么没来?他在哪里?”晓菲只有说没事,回去再说。

 

回到路环的老家,云姨虽然觉得有点疲惫,但回到家的她就象在外漂泊的旅客下了车,看到这个家不免有点激动。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先是老伴去世了,再是自己得病。这个老家勾起了许许多多的回忆,只是时过境迁,人在家却已经不完整了,她有好多话压在心底要跟晓菲说。

 

晚上吃完饭,素蝶与她们一起收拾碗筷。晓菲和她已经情同姐妹,两人都是孤苦无依的人,很多时候两人会谈起晋明。洗完碗后,两人坐着一起看电视,云姨也走过来坐下。

 

“晓菲,晋明到哪里去了,你们两该不会是散了吧,啊?”云姨担心的问晓菲,她在心里一直记挂着那孩子。

 

“妈妈,我知道你要问晋明的事情,刚才在车上不方便讲。我讲了你不要激动好吗。。。”晓菲把晋明入狱的前前后后的事情跟云姨说了。

 

云姨听完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世道啊,怎么有那么坏那么恶的人呢?老天爷来收他。”说着皱着眉垂下了头。

 

“阿姨,他是被陷害的,等他出来会为我爷爷报仇的。”素蝶语气里充满了坚强和希望。在她心里晋明是一个哥哥,这个哥哥的份量在她心里很重。

 

“好人总是有好报的,时机未到。”说完这句话后云姨心里难受又有点累,先休息去了。留下素蝶和晓菲在谈着。两人都期盼着晋明早点出狱,他是她们的唯一依靠和希望。

 

 

 

悦然贵宾厅里灯火辉煌,艾里在一旁已经喝的醉熏熏,两只发着异光的桃花眼紧盯着晓菲看。上次的事情之后,晓菲已经对她有所戒备。她不沾一点酒,数次艾里想叫她一起跳舞,她称说头痛推辞了。在一旁的严正看着艾里,心里直冒火。在他眼里,晓菲如果跟眼前的这个人好,那无疑是鲜花插在牛屎上。欲望就象一个无底的深渊,艾里借着酒劲想要跟晓菲亲热,他侧过身强搂着她想要进一步的与她亲密。

 

“啪”的一声,一记清脆的耳光响起。艾里震惊得看着眼前的晓菲,扯开嗓子吼叫道:“你竟敢动手打老子,你不想活了是吗?”说着他抓住了她的手,扯住她的长发。

 

晓菲动弹不得,眼露鄙视的神色看着眼前的艾里:“上次你在我酒里下药还没跟你算帐,这次你又想欺负我。我不怕你,我大不了不干了。”

 

“你不干?你不干你拿什么给你妈妈看病。小妞, 只要你乖乖的顺从我,我不会亏待你的。啊,怎么样?”说完他放开了手。艾里实在是太喜欢晓菲了,连刚吃了一记耳光也作算了。他怕上次那样的做法说出去也要被同行耻笑;另外严正也在,他不好动手。

 

晓菲甩了甩头发,冷冷的眼光看着严正:“你不是警察吗?你怎么在这里,你就看着你朋友的女人给别人欺负?”

 

严正一时无言以对,略微迟疑了下说:“晓菲,你误会了,我是特意来看你的,我以为你和他闹着玩的呢,你看艾里也没动手打你吧。”

 

“哼,亏你说的好听。你兄弟出事情的时候你在哪里?”晓菲责问道。

 

“那天我刚好去国内了,没在澳门啊。我回来才听说他出了事情的,我也不相信是他干的。不过人嘛,逼急了也难说啊。”严正说谎已经一眼不眨。

 

艾里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当听到严正说他那次没在场的时候偷偷地笑。晓菲并不知道晋明就是严正亲手抓的,要不然她决计不会再跟他说一句话。

 

“以后你有事情,需要我帮忙,只要我帮得上尽管说,这是我的电话。”说着严正给了晓菲一张卡片。晓菲接过卡片放在包里。她决计想不到后来正是这张卡片,改变了她和明晋之间的关系。

 

“好小子,我越看你越象我年轻的时候了,很积极进取啊!”一旁的艾里哈哈大笑起来。

 

严正笑了一下,看看手表说:“哟,晓菲。时侯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我自己坐车走,谢谢!”说完她挎着个红色小坤包,走了出来。

 

 

留在厅里的艾里瞪着严正:“你小子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怎么,兄弟的女人你也要啊?”

 

“怎么的?这关你什么事情,漂亮的女人是男人都喜欢,你少跟我讲这套。”严正没好气的说着。

 

“小严,你跟我争是不是?”艾里显然有些生气了。

 

“我不是跟你争,这是公平竞争。你是外国人,不懂竞争才有乐趣吗?”严正笑着说。

 

“哈哈,好你个小子。不过我劝你别打她主义,她是老子的,懂吗?”艾里说完喝了杯白兰地,抽着雪茄。

 

其实严正跟他们合作的初衷一是为了能把晓菲弄到手,二就是为了宝藏。他构想着一个邪恶的计划,那要等到晋明出来才能实施,他才能得到寻找宝藏的线索。宝藏地图的秘密只有关雄和晋明知道,关雄已经死了,那么寻找宝藏的事情只有指望在晋明的身上了,他想到时候来个坐收鱼翁之利。(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