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伦理小说:孽债  

2009-03-31 09:40: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篇伦理小说:孽债

 

这是根据一个真实的个案改编,故事发生在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的南方小城“M”。为了避免透露隐私,小说中所涉及的人物均使用化名。                                                                                                         --前言

 

短篇伦理小说:孽债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阿花长到二十岁了,在北区坊间里她从小就是一个吸引陌生人注意的女孩子。她的父母生她之前已经有两个儿子了,生下的是个女儿反倒觉得长长地松了口气。

 

常言道:生儿是大山。儿子大了还要买房,张罗娶媳妇,所付出的比女孩子多的多。女儿找个好婆家,嫁出去了省事情。阿花小时候也跟普通孩子一样,母亲喂她,养她,吃喝拉撒这些事情是少不了的。阿花白皙的皮肤,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只是双眼看不出一点灵气,后脑勺比一般的孩子扁和窄小。

 

到了一般孩子会走路的时候,阿花却还是要大人抱着。后来在大人扶持下她勉强能走几步,但大人一放开手,她就会摔倒,趴在地上站不起来。阿花胃口很好,断了奶后的饭量几乎是大人的一半了。她的父亲觉得有点奇怪,怎么自己的女儿明显的比自己的两个儿子学习走路慢了很多......

 

阿花长到四岁的时候,还只会咿咿吖吖的叫,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爸爸或妈妈。她的双眼虽然大,但缺乏神彩,父母看着她,想跟她说话和交流,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就象一个表面上光洁的瓷器却没有丝毫的表情。

 

 看了电视上宣传儿童智力发育的电视节目后,阿花的父亲再也憋不住心里的疑问了。

“孩子怎么回事情,你看邻居家的小女孩比我们的小也会走会喊爸爸妈妈了,咱们家的慢啊,你说她不会有啥问题吧?!”阿花的父亲说出了心中的困惑。

“应该不会的,她只是发育晚点罢了。你莫瞎想乱猜!”阿花母亲安慰着他。

“怕就怕啊,你说这孩子如果有点问题,咱早点给她治疗还好点,你没看电视上放着那些小儿不太健康的,小时候若早点能发现问题,及时治疗还好点。”父亲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疑虑。

“要不这样,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不能再拖了。”是好是坏,他想要知道个究竟。

 

过了几天,医院的报告出来了,阿花得的是轻度智障症,也就是俗话说的“弱智”。

 

父母得知了这个消息后,无疑象一个旱天雷在本来就不富裕的家里炸开了。阿花的父亲暗叹:没想到啊,辛苦了大半辈子,到头来却还要还个傻女一辈子的债。根据医生说她的智商会停留在三岁孩子的样子,后天再好的教育也难以改变了,她一辈子将会懵懵懂懂的。

 

邻居们早已经发现了阿花不太对劲,只是不便明说。但这种善良的同情却更让她的父母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俗话说的好:宁生败家子,莫生蠢钝儿。阿花的父亲从此一蹶不振,终日酗酒,一有不顺心的时候就拿孩子和女人出气,动轧拳脚相加,任意打骂:“你怎么给我生了这样的孽种出来,你们两母女是害人精!天杀的啊,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阿花的童年是在亲人的讥讽,陌生人的白眼或讪笑中度过的。正规的学校不肯收留她,家人只有把她送到弱智儿童中心上学。这其实只是一个象收容院那样的地方,也没有人教什么,教什么对于这些孩子也是徒劳。一些有暴力倾向的孩子,老师们无法子只能在他们身上绑根铁链条,一来可以防止他们打人,二来也可以不让他们自己弄伤自己。

 

光阴似箭,十六年转眼过去了。

 

长到二十出头的阿花已经出落成颇有姿色的女孩子。如果走在大街上不开口说话,一般人是看不出她有何异于常人的地方的。这天她一个人下楼去买东西。

 

前面街道上呼啸而过的汽车,猛的鸣了下喇叭,她被吓着了。她有点害怕的缩着身子站在行人道上发呆,纳闷着不知道该往左走还是往右走,这时候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人走了过来。

 

“小妹妹,你去哪里啊?”男人色眯眯地盯着阿花的胸口,阿花只穿了个大领口的睡衣就下来了。

“我也忘了,妈妈好象叫...叫我去买酱油...糟了,我记不得路了怎么办!”阿花搔了骚头,迷惑不解地问着眼前的男人。

“叔叔带你去买东西啊,来,你跟我来。”说完这位男人就拖着她的手走了。

 

“天真无邪”的阿花跟着这个男人来到水塘边甚是偏僻的地方。男人贼眼溜溜地望了一下四周围没有别人,猴急地解开裤子。双手按着阿花的肩膀说:“叔叔有棒棒糖,你来吃吃看。”

阿花长这么大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吓人的叔叔。脸孔又羞又红,着急地喊:“妈妈,叔叔耍流氓了。”

两人推推搡搡,阿花就是不肯听叔叔的话去做。

男人发急了,瞪了阿花一眼道:“你个白痴,叔叔生气了,吃了棒棒糖叔叔给你买气球,你听话么!”

 

头上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

住在高处大厦里的人看见了这一幕“活春宫”。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于是急忙拨通了报警的电话。

 

警员到场的时候,一幅不堪入目的画面映入眼前。警员怒吼着:“你是不是人来的?这么变态都有?”亲眼目睹男人恶行的警员上前将这男人拘捕,带同女事主阿花回警署调查。

 

阿花家人接到警察局打来的电话后,连忙赶来警署。阿花父亲一见到那男人就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布满血丝的双眼怒睁着责问:“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变态佬,我的女儿已经够可怜的了,你还这样欺负她?你有没有人性的啊,你是不是人来的?”

 

警察制止了他。被打的男人连连认错。警察走过来带他做笔录。

姓名?

XXX。

年龄?

37岁。

职业?

赌场监察员。

......

 

男人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他想利用阿花智商低,容易骗,又不怕他报警才向她下手。他还忙不迭地向警员说着:“可不可以给我次机会啊,可不可......?”

 

“有什么话你到法庭上向法官讲吧。”警员冷冷的说。

 

阿花的母亲搂着女儿说:“都要怪我,不该让你自己一个人下楼,还好有好心人报警了。”

 

阿花父亲喃喃的说道:“做孽啊,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情呢?”

 

阿花傻笑着说道:“阿妈,叔叔是好人来的,他说...要带我去买东西吃!可结果...他没有买啊!”

 

那个男人听见了他们的话,无地自容的低下了头,他的头已经低过地下的尘埃。色胆包天的他开始担心报应,自己的作所为也无疑是欠下了一笔巨大的孽债。然而等待着他的将是眼前法律的严惩......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9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