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澳门现代爱情故事】失落之城(连载18)  

2009-03-29 00:00: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落之城(连载十八)

 

素蝶开着车,晋明和晓菲他们一行三人去往孝思坟场的路上。

经过车水马龙的街道,小城太小了,其实是人多车多,才显得更小了。晋明的脸色看上去明显的略微落寞,他实在没能想到自己的师傅这么过早的离开了他。而他耳边至今还时常响起师傅以前跟他说过的话语,他仿佛时刻觉得他就在身边,他并没有死亡。

时隔两年,晋明重新接触这个城市,他以为出来后会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但其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陌生。只是周围的人构成的环境起了决定性作用。如果他此时能预见将来,如同两年之前预见那一次被陷害,那么他也许在许多事情上会重新选择。生活中总象有一股看不见的暗流,改变着每一个人的脚步和去向。

 

车子停在坟场门口,晓菲挽着鲜花,晋明拎着一代香烛等物品双双落车。素蝶走在前面,两人紧跟着她不紧不慢地来到关雄的墓前。白色大理石竖立在一小方灰色水泥地上,一张略显得陈旧的黑白照片贴在大理石上。这张照片有些年份了,关雄还是年轻的时候拍的照片,再后来儿子离他而去,受不了爱子的死,妻子之后病倒也先他而去,他再也没有拍照片。这张照片还是年纪很轻的时候留下来的。

晋明蹲下身,颤栗的双手抚摸着他师傅的遗像,他没有说话,一时间他找不到要说什么了,眼框中蒙上了一层泪帘,他并没有哭出来,他说什么他师傅也再难听到,只口中喃喃的说了一句:“师傅,我来得晚了。”

晓菲蹲下来,把鲜花放在地上,一根根插进墓石上摆着的黑花岗岩石雕空做成的水瓶里。随手递了香烛给晋明,晋明拿出火机燃着了插在水瓶前面的香案上。

在一旁的素蝶看到此时此景,晋明伤心的样子让她暗暗感动。她默默地在心里念着:爷爷,你徒弟来看你了。你放心,他会为你报仇的。

“都怪我不好,没能保护你老人家。”晋明又后悔又内疚地自言自语。

晓菲劝慰他:“晋明,人去留名,虽然他离开了我们。但我们会记得他老人家。其实他那次是为了去找你,才遭人害了。你师傅对你真的是如同再造,也都怪我;那天如果不去找他,他就不会为了去找你结果让黑豹给害了。”晓菲说着回忆起了两年之前晋明失踪的事情。

“那次要怪就怪我吧,我没有来得及打个电话告诉你们,让你们担心和着急了。”晋明自责地说。

素蝶在一旁感觉他们两人的话尽是悔恨和自责,就走上去对他俩人说道:“别那样说了,爷爷他老人家不会怪你们的。晋明哥,我知道你会为爷爷报仇的。好了,你们别太自责了。”说着她搂着晓菲的手膀,对她微笑的点头。她并没有怪过她那次找她爷爷去找晋明。

 

晋明一个人默默的站起来,望着远处的山脉,远处的大海。这里是那么安静,安静的躺在这里的师傅让他有点迷惘。他不知道自己能否给他师傅报仇,能否找到宝藏,他能否打得过黑豹,那完全是个未知数。

或许很多实情是早已经命定的,关雄自己知道有生之年不可能实现寻到宝藏和给死去的儿子报仇。那么他还不如用自己的余生跟晋明交换,把这寄托和希望给他,让他去完成自己的遗愿。这个结局其实在他传授武功给晋明之前就早已经预见到了。

 

素蝶把他们送到了濠城酒店。晓菲在这里毕竟工作了几年了,今天要辞职心里倒还真的有点说不出的味道。那不是留恋,也不是难过,而是有种空空落落的感觉。她在这里上班的时候多数只是一个行走的幽灵。没有感情,总会遇见陌生的面孔,她只陪人喝酒聊天,别的不做。

 

她跟晋明走进高大气派的玻璃落地大门,里面的水晶灯绽放着五彩耀眼的光芒。黄金颜色的吊顶映射着人之间的名利争夺,名望就象手电筒或枪把子,瞄准了谁,谁就有出头的那天,但也有可能会有被当成目标的那天,有着被占的可能。

晓菲不想再进酒吧,于是就问大堂经理,她想叫李莉自己出来。

你好,请问李莉姐在吗?”

“你是谁?”

“我是晓菲啊,你肯定是新来的,不认识我。那算了,我自己去找她好了。”

 

在一旁的晋明跟着她走进濠城酒吧。这里光线随着进入一下子黑了很多。大白天来跟在晚上没分别。到处漆黑一团。只有闪了弱光的蓝或红粉色小灯,照衬着几张女人裸露的海报,象水底的海妖那样用绿色的长发在招摇着走进的男人们。

不可否认,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到了这里难免会变得有点不正常,而正常的男人到了这里如果还是那么正常,那可能是更大的不正常了。晋明看着这些在眼里,暗想晓菲这几年在这里这样的环境下能保持住自己的本来面目当属不易。这几年,她的确是最苦的了。

 

李莉正翘着长腿,手夹着一支细长又褐色的菲力磨尔香烟在抽着,吐出来的烟雾弥漫在酒吧台前。调酒的小年轻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位徐娘未老的女人。听到晓菲的声音,她回过头来,眯着眼往下望着看她。

“哦,是你来了啊?”

“李莉姐,最近还好吧,今天我来是跟你辞职的。”晓菲直接了当的说。

“怎么,不做了?想好了没有?为什么啊?”李莉睁大了眼睛说出一连串的疑问。

“想好了,晋明出来了,他会照顾我的,我不做了。”晓菲说完又继续道:“谢谢这些年来你的照顾了,我觉得你还是很好的一个人。”

“别夸你姐姐了,嘿,晋明,你小子可要好好对她,她可是个好女孩子啊。算你小子有福气。”她转过来跟晋明说。都是过来人了,她知道,晓菲离开这里以后她的幸福就交给他了。她要好好的关照几句才放心。一直在她这里上班的晓菲其实很多时候还是要靠她照顾,不然决没有这么顺顺当当的走过来了。她对晓菲也是另眼相看,从第一天上班她就知道她是很有个性的女孩。

晋明点点头说:“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等一下,去把这个月该拿的工资领了,以后有时间来玩吧!”她很决然的对晓菲说道。其实她的内心是高兴的,也是安祥的。至少自己不能有的美满结局,在这一刻让她能体会。

“晓菲,你姐姐还挺羡慕你的呢,两人好好过好哦!”她就象一个大姐向小妹妹说着出自内心的真话。

“嗯,我知道了。那我们走了,有空会来看你的。”晓菲点点头,走了出来。

拿了工资以后,两人向门外走去,这时却走来一个人。

“哟,晋明你可出来了。可想坏我了,这两年在里面过的好吗?”

“有什么好的,还不是拜你所赐。”晋明没好气的说着。

“哪能那样说呢,我也是列行公事,怪不得我啊。”严正给自己的虚伪装上了一张正义的面具。

“晓菲,你好啊?”

晓菲拉拉晋明的手,轻声说:“别理他,我们走。”

“啊,你怎么说不能理我呢,那次晚上,在我家里的床上,你难道忘记了吗?”说着他嘻嘻哈哈地拉着晋明走过一边轻声的在他耳边说:“你的妞不错,胸部挺弹手的。噢,对了,我忘了件事情,她就是右胸下面的胎记难看了点,如果没有那简直就是完美了。”说完,他竟然哈哈的放声大笑起来。

 

“你这禽兽,卑鄙无耻的东西,我跟你拼了。”说着晋明就一把抓紧他的胸口,要出手揍他。在一旁的晓菲又急又羞又气愤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但她还是很清楚他故意要用激将法来刺激晋明。她拉着晋明的手,情急之下大声说:“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事实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回家再说,回家再说好吗?”

“严正,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小人,你欺人太甚了,小心报应!”晓菲说道。

严正早就有所准备,放在上衣口袋里的右手自始至终没有拿出来,事实上他正握着手枪向前指着,他在寻找可以执法的理由和制造这样的合理借口。好在晓菲比较冷静和理智。她知道他的职业,他可以射杀你但也是合法的。只要他认为有生命的威胁。

 

晋明还是相信了晓菲说的话,他强自按捺住了心中的怒火被晓菲拉着走了。

 

严正不外是想在这样的时候给他们来点破坏性,他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只有看着别人不幸福了,他才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幸福和快乐。心理的扭曲实际上是来自于幼小的时候的一次深刻的伤害。那一次他八岁那年夏天,他的母亲趁父亲不在家。他亲眼目赌了她跟一个邻居家的叔叔在床上偷情。

那次事件让他从此以后改变了整个人的性格,他变得沉默寡言,偏激,自卑,愤怒。他的内心从此有了魔鬼的呼唤,他要报复。直到后来一次深夜里,随着一把火。他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从此结束,他将自己的家烧的干干净净,连同自己的母亲和那个男人也在火里丧生。两具被火烧焦的搂着的尸骸在火灭后的早晨被人发现,也成了幼小的他被别人辱骂和侮辱的缘由。他的母亲由于父亲从事海上运输,常年不在家,而跟别的男人勾搭成奸。

严正的父亲后来另娶了别的女人,那女人的唯一条件是不要孩子。他从此进里孤儿院里,小是在孤独和悲愤总长大的。他总觉得女人是靠不住的,更是邪恶的根源,比如圣经里偷摘禁果给亚当吃的夏娃。他恨这个世界,他恨所有的女人。但谁也想不到这场大火竟然是出自一个八岁小男孩之手。

 

晋明并没有直接回家里,他跟晓菲说自己还有事情,让他先走了。走之前,晓菲担心他,叫他自己多加小心。

他来到伟基住的地方,这个时候刚好是吃中饭的时候,他由于刚才那一次与严正的交谈心里还是份外难受。但他那么多的劫难造就了他冷静处理这些事情的能力。他只想来找他随便聊聊,顺便把寻宝藏的事情做一个分析和探讨。想好后他按下了门铃,伟基来开门。

“是晋明来了啊,怎么也不给个电话?”

“怎么,你这里有女人,我来了不方便吗?”他和他在牢里早已经是无话不谈,只有这样他们两才无拘无束。

伟基开门,用手敲了一下他的胸口,说道:“你小子,怎么也变的那么色了啊?”晋明走进里面。在沙发上坐下。

 

“不是,这也正常啊,兄弟,在牢里的时候我们不是说过出来了要找个妞好好过嘛?”

“哈哈,哈哈,看你说的,好象我是个饿鬼一样,慢慢来,随缘吧,急不得的。”伟基年龄比晋明大,说话和想事情明显稳重。

“开玩笑的,有啤酒吗?”晋明淡然的问道。

“有,我去拿!”

两人边喝边聊着,晋明叹了口气说:“说正经事情吧,下午去看船,你钱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你现在就要?”

“下午去船厂吧,去海鸥船厂,我已经联系过了,一艘小船要二十多万。”

“好的。你怎么计划下一步的工作?”

“先买个船,再找个开船的。咱们一起去伶仃洋寻宝藏。”晋明胸有成竹的说着。

“地图你拿到手了吗?”

“还没,这个容易的。我知道的。”

“好,下午就去。”

 

两人喝完酒,在楼下的小饭馆吃了饭。一个单身男人很懒得做饭,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晋明没有说起严正的事情,他早把这件事情压在心底了。两人打了个的士去船厂。路环的老船厂只剩下的不多,在工业区附近。离澳门市区也就半小时的路,很快就到了。

 

船厂的负责人是一个憨厚的中年男人,皮肤黝黑而头发稀少。一看就是个饱经讨海生活的男人。在问了他们的要求和具体想法后,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价格。船并不是马上可以交货,说是船厂其实只是购买国内的船和零配件自己组装一下罢了,这里的劳动力昂贵。要不是没钱赚的。晋明拿过伟基手上的钱,付了一半订金,等取船的时候再付另外的一半。

 

“我到时候通知你,你准备好随时跟我出海。”晋明临别前跟他说道。

“好,我随时可以走的。你去忙吧,我先回去。”伟基先走了。

 

晋明看看时间还早,一个人在船厂附近的海边走着。下午的阳光很温暖的照着大地,海水蓝一层,黄一层的流动掺和着,搅成黄色的泥水,再向远方流去。近岸还有些人在钓鱼。回想自己好多年没有好好地在海里钓过鱼了。在海上,所有的心事会随着海水的碧蓝,天空的明净而被洗刷的干干净净,而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却怕是再也做不回简单的自己了。是的,他成长了,在付出了代价之后。从今往后,他又要走上新的旅程,一个冒险却不得不去做的事情。走了一会儿,他想起很久没有父亲和母亲的消息了,不知道他们还好吗?他打算等一切事情处理好了,去看看父亲。他现在好象不是那么恨他们了,或许是他见的多了,的确长大了。(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