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城市里的雨伞  

2009-03-24 11:23: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里的雨伞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透过厚厚的茶色落地窗,外面的天井象摆放着的静物,灰暗的闪现在眼前。早上,没有阳光,三月的南方小城--澳门,总是连绵多雨,厚厚的灰云遮盖了灿烂的阳光。温润潮湿的空气到处弥漫着春的气息,偶尔一点雨滴打在铁蓬上,清清亮亮的声音中也能察觉出微凉。三月的倒春寒,一阵风,吹落了抽芽的叶衣,枝叶淌下晶莹的水珠,不禁一阵凉意油然而生。是的,春天来了,可单薄的衣衫抵抗不了一丝丝春寒的袭来。

 

走出门外的时候,竟然忘了带伞。连日来春雾连天的日子,伞已经被摆放在墙角柜间。只有在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看到淋漓尽致的雨点洒落了,方才记起自己忘了带伞。在雨天,伞是那么的不可或缺。小小的一片油布不仅撑起了一片晴朗的天,更让你能够继续在雨中走向你的目的地,或在雨中慢慢地行走,欣赏雨中那典雅朴素的小城风景,穿梭在布满东方风格和西方风格的建筑物互相辉映的街道。这小小的雨伞据说是古埃及人发明的,之后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雨季里总能出现它的身影。

 

城市里的春天,雨点先是敲击在玻璃上,如珍珠般滚落下来,然后肆无忌惮地在街道上流淌,尽自己的能量冲洗遍街道上的尘埃。城市里没有农田,也不需要这春雨贵如油的浇灌。那么,雨水的作用,只能有一小部分用在了实处。让那为数不多的绿色植物,花草树木偶尔的伸展了一下细腰;探出柔嫩的脖子,睁开新绿色的眼睛;慢慢地次第睁开,睁大,醒来。在一小块土地上,一方四方形的领地里延续生长着。

 

唯一的几片略似于“原始森林”的山上,还能看见郁郁葱葱的丛林。记得年少的时候,在有阳光的日子,淡淡的深蓝色的绿荫地里是读一本书的好去处,偶尔还会有那么几只粉蝶翩翩而来,袅袅而去。或一声好鸟的婉啼,将你的目光和思绪引向更远处。那里是广阔的祖国,那里有蓝天,那里有白云,那里更有遥远的家乡,小桥和流水铺垫而成的江南水乡。

 

听说去年松山的树木得了严重的感染,它们病了的树根在慢慢的萎缩,它们不是因了这城市的寂寞而是这城市的喧闹,常年累月的灯火,霓虹灯下它们仿佛失去或迷失了自我。树木总是喜欢安静地生长着,宛如孤山上梅妻鹤子的林逋,一个归隐于山中的隐士以草木繁花,梅花白鹤为终身相伴的人。不知他是否有过那失落的情感,失去的伤痛成为永远的枷锁从而囚禁自己的魂魄终老于归隐处;还是他厌弃了人世的繁花似锦,或宦海生涯的沉浮;抑或在人与人之间的往来体会出刻骨铭心的伤,才让他归于平静,安于清贫寂静的生活。只有这些才能让他重新找到自我,得到心灵深处的安宁。据说他曾手植梅树数十棵,梅花谢后所产梅子可酿酒亦可去卖,所得资财来补贴家用。

 

城市里的树木也是隐士,它们不希望在于人的世界里争夺,它们不会说话,不会移动。在城市的一角,落寞地花开花谢,流年几度。它们那么安静的站着,生长着;它们离天空很近,离地心很近;它们始终如一的双脚踏着实地。给大地,给万物以滋养,释放出清新的空气,遮挡着烈日和风雨。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伞,在那古老的文明国度,发明伞的人是否是看到了大树的形态和作用,从而做了第一把雨伞也不得而知。华亭如盖,风吹如云,那八角亭花园处的百年老樟,或四季常青的菩提树,远远地看去,成了高高低低的绿色巨伞。树下的小花或野草躲居在一起,这里是那么的安静而悠然自得......

 

下雨了才能想到,雨伞的重要,也有人把雨伞比作朋友。在生活中遇到困难的时候会想起,会去找他,但怎么能够把朋友比成伞呢。等晴天了,放归南山,伞只能藏在一个被忽视的角落。这样的待友之道是那么现实或冷落,做一把这样的伞是需要牺牲的,需要的是朋友之间能够抱着付出大于回报的心。或许真正的知己之间是不会看中那份回报,只因情谊无价。陌生的人群里,如果找到一个肯为你无偿付出帮助,或是一句善意的提醒,哪怕是当你伤风感冒的时候,有人善意地伸手递出一包纸巾。这样的小事情在城市里总能让你点滴之间感受着,却能长久回味,感恩的心底散发出一番感叹,感激。再把这份心情带到工作和生活当中,当有人需要同样的帮助的时候,也会毫不迟疑地给予帮助,那是多么美好。

 

清晨的雨凉丝丝的,下得渐渐大起来,每个早晨的脚步总是匆匆......

 

赶着去上学的小女仰头看着天空掉下来的大雨点,眨巴几下大眼睛,双脚一动不动的站在屋檐下,不肯往前走了。我想还是回家去拿伞吧。眼前忽然走过一个女人,她剪着清爽的童发,双眼深邃而明亮。她很是自然地打开车门,从汽车里拿出一把黑色的雨伞,走过来微笑着跟我说:“拿着,你拿去吧......等会你还给管理处就行了,我会来取。”她示意着天在下雨,你和孩子会淋湿了的。我犹豫了一下感到一丝诧异地伸出手,有些迟疑地看着面前的她。心底却暗暗生奇,我并不认识她啊,为什么她会帮助我?

 

谁也不会拒绝这样的善意。接过她递来的伞,握在手上撑开,拉着孩子的手让她躲到雨伞下面。我默默地感觉着伞柄的结实和温暖,这把伞的重量沉甸甸的落在我心上。不是这伞的温暖,而是这份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扶持让人由衷地感动。然而她却不说一声地就走了,我只有回头望望,在心里说着感谢的话语。

 

在那一刻,她很美,她的心更美。这微寒的阳春三月,小城的冷风和雨点早已经被伞挡在了远处。漫漫的人生路上,是多么需要这样的伞才能撑起一片晴朗的天空,从此脚下的道路不再泥泞,心不再冷,路更好走。


 

(本文参加为庆祝澳门回归祖国十周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华夏之声,特别举办“我看澳门回归十年有奖征文”活动,获得三等奖)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