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  

2009-03-14 00:00: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童  年
  文/沈慕文
 
 
 
转眼间,女儿六岁了。每天上学和放学我都会拉着她的小手,一起上学和回家。每天清晨,在那条熟悉的石巷上,总会有我催促女儿步伐的声音。“上学要迟到了,快点走!”每个早晨都是那么匆忙,有的时候因为她走的太慢,我拉着她的时候她会放开我的手,说“爸爸,你弄痛我了。”然后我再放手,让她自己走,走着走着,到了斜坡上,当她觉得累了,又会主动的把手交给我要我拖她。如果哪天迟到了,她一定会告诉老师说是爸爸迟到,而有的时候的确是我迟到了。送她上学,仿佛我也回到了幼年的时候,自己上学的光景。
 
我的小学在江南的一个小村,后面是一条环乡河,缓缓的河水流淌着童年的盼望。那时候我总是玩的兴味大于学习,老师也没现在的严格。那时候的孩子肩膀上没有那么重的书包,也没有那么多的科目和功课要去完成。一个沉醉于游玩的童年,那时候家园的景色有四季的美丽。每个春天,先是金黄的油菜花开遍了田野,我们会去捉蜜蜂,在花田周围奔跑,远远望去象在花海里游泳。
 
第一次放风筝是在那时候,第一只风筝是父亲给我做的。记忆中那只风筝飞得好高,高得后来只能看成一个点。我和小伙伴们也会在油菜花盛开的时候,去田间捉水蛇,这时候的蛇非常好捉,冬眠刚刚苏醒的蛇懒洋洋地缩着身子在田间晒太阳。只需要一根竹子或破了的扫把柄就可以轻易地将它按住头,然后抓到袋子里。蛇并不是拿来吃,而是村里有一家收蛇的小店,他们需要用蛇皮来做手表带。等春雷打过以后,河畔边的马兰头又可以采摘了,这家乡的野菜我可以摘满满一小竹篮,拎着回家的时候母亲总会夸奖我几句。
 
等梿树开花,燕子南归,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我们几个小伙伴会在清澈见底的河水里游水,那时候的水堪比现在的自来水那么干净。生喝河水也不会肚子痛,我们常常几个人比赛看谁喝的快,装水的瓶子是平时大人喝光的酒瓶。那时候不会喝酒,却也希望象大人那样象模象样地喝酒。“咕咚--咕咚”的声音中,一会儿就可以把整瓶子水喝完。
 
学校是一间低矮的唐屋,青瓦白墙,并不宽敞。学校周围有好几棵大树,夏天太热了,我们会躲在树下乘凉,那时候没有空调,风扇已经是很奢侈的电器了。学校后面还有一棵枸芑树,我经常会在这丛绿色的灌木里摘到酸酸甜甜的小果实,放在嘴里轻轻一咬,就有酸甜的滋味在口里缠绕。其实小时候并不知道这就是现在很流行的保健食品枸芑。
 
夏季的傍晚,我们也会在游水游累了的时候,趴在河水淹没到胸前的浅泥滩上用双手扑河虾。那时候的杨柳树,芦苇茂盛的长在河岸上。根须一直延伸长到了水里,虾就喜欢躲在这里觅食和栖息。我们往往只是用双手扑捉,不长的时间就能捉到一碗。水里的鱼会轻轻地啃我们的脚,感觉痒痒的,但并不会害怕。等到天再热一点,稻谷收了上来,晒谷场上我们赤着脚走,烈日的炙烤下,谷物变的滚烫。回家的路必须经过这里,我们常常是快速地跑过去然后在地上跳几下,用空气来散热。这个情形现在想来倒是有几分象是走火堆的杂耍了。
 
我也会约好几个伙伴去逮知了,抓知了的工具是用塑料袋用铁丝框成一个兜连接在长长的竹竿上。走到大树下,寻声望去,那些知了愣愣地停在树上。轻轻地递上去一罩就逮住了。我们抓这个虫子是用来在火上烤着吃,那味道很香。至于大一点的孩子就用弹弓射麻雀,他们的收获比我们好多了。
 
等到天气再凉一点,我们偶尔也会去河边钓鱼。但那时候是不会钓鱼的,就算钓也是小猫钓鱼,三心二意。那时候没有鱼钩,就用大人缝衣的绣花针,在火上烫红软了,用钳子拗过来,形成一个弯钩,这样鱼钩子就做好了;至于浮漂就是白鹅的翅膀毛,剪成一小段,分穿在线上;再到村南的螺山上折一根翠竹子。把这些连接起来,一根简易的钓鱼竿就算做好了。我们的钓竿只能钓钓小鱼,去钓鱼前我们会带上米饭子或去家后面的泥地里挖点蚯蚓,等一切准备就绪就飞奔着去小河边。
 
秋天总是不知不觉地来了,当树叶开始转黄的时候,家旁的柿子树上挂满了鲜红的柿子。这棵树至今还在,前年邻居建造房子的时候并没有砍掉。这颗树承载着我的童年,在柿子未熟的时候,我已经打起了主意。摘下来的青柿子一咬,舌头也会麻木掉,嘴内就会觉得粘上了厚厚的一层沙。那青涩的味道就象童年的我,在探索和好奇中一天一天成长。
 
江南入秋后还会有秋老虎,这时候的天气还会热上几天,在这欲冷还热的天气里,大人们总会觉得慵闷。但我们不会,很多时候天气并不能影响幼小的心情,就象我的女儿喜欢下雨,在下雨天她才可以穿上她喜爱的黄色小雨衣,套上粉红的雨靴。在水洼里来回地跳着走。在孩子幼小的心中,一年四季都有各自的特点和美丽的地方,不管晴天或雨天都能过得快乐。
 
长大了因为工作或家庭,抑或情感上的繁琐杂事影响了心情,当天空明媚的时候,也无暇领会四季的美妙,人的眼睛和心是被俗务所碍了。那时候的江南经常会下雪,堆雪人,打雪仗成了我最喜欢的事情。在雪下得大的时候,也可以用一个簸箕支一根小木棍,在棍子下端系一根细长的棉绳,整一块平地,在雪上洒一把米或谷子,手上执着线躲在远远的草垛里。等天上飞过的麻雀落来啄食,这个时候一拉线,鸟就被罩住。冬天寒冷的时候,屋檐下还会有冰凌。贪吃的小孩会拿空心的竹竿接来吃,那或许是最普通不过的雪条了。那时候的雪条虽然便宜,但对家境不富裕的小孩吃绿豆雪条也成了一种渴望。热天的时候总会有骑着单车的人来村里一路叫卖,我们小孩子就会追着他跑,然后跑回家央求大人给我们买一根。
 
我从那时候开始,学习拼音和汉字的写法,每天早上坐在板櫈上齐口朗声的念着,老师是下乡来的知青。她是苏州人,印象中她是慈蔼可亲的人,每次念错了她会耐心地教导我们。我那时候的数学功课并不好,放假的时候就会被她叫去温习功课,她的家就在我家隔壁,有的时候还会在她家里吃饭。直到多年以后,待我长大的时候才知道,她年轻的时候很苦。但我们从来没见她有一点不开心,她把教学工作和个人家事完全分开了。她年轻的时候丈夫就过早的病逝了,后来她嫁给了她的叔子,小时的我是不知道这些的。
 
一晃眼,自己已经长大,有了自己的孩子,回想起自己是孩子的时候,读书和玩耍的情形还分明的闪现在眼前。那时候的我没有现在女儿那么多繁重的功课和严谨的纪律,那时候的我是在农村长大的,所以才有了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无法体会到的乐趣。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