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澳门现代爱情故事】失落之城(连载9)  

2009-02-23 17:27: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落之城(连载九)
 
晋明抹了把脸上的汗水,打开电话,对方传来晓菲焦急而害怕的声音:“晋明,你快来,我在濠城酒店里,在。。。在悦然贵宾厅。好象有人在我喝的酒中下了药,我现在感觉昏昏沉沉的,你快点来啊。。。”还没等到他再细问,她的电话就挂断了。晓菲是趁着去洗手间的时间里给晋明偷打了电话。
 
晋明心里一下子揪紧了,他恨不得马上来到她的身边。不容他去细想,他连忙跑到街上,骑上摩托车飞驰在去往酒店的路上。
 
晓菲工作的酒店在澳门新口岸一带,这里晚上就会灯火辉煌,霓虹闪烁,这里更是夜间的红灯区。夜幕降临的时候,可以看见三三两两的流莺穿着暴露的衣装,搽着浓厚的脂粉在路上兜客。
 
晋明心急如焚的猜想着晓菲现在的情况,此时的他也不管什么限制速度60公里的法规。他顾不得擦去满脸因为焦急-而流下来的汗水,双手紧紧握住车把,猛轰着油门。他一心只想马上来到她身边,他意识到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晓菲很可能现在处于一个很危险的境地。
 
 
悦然贵宾厅里,一个中东人的脸上堆着满脸的横肉,两眼虎视眈眈的看着晓菲的嫩脸,他正是艾里。晓菲因为头晕而倒坐在沙发深处,面孔沱红,麻醉药和酒精的关系让她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只觉得自己的思想在放松,身子在变轻,但这时候,她还是没有放弃,她从没有这么渴望过晋明的出现。
 
艾里的眼睛牢牢的盯着晓菲挺翘的胸脯,心里早已急不可待地蠢蠢欲动。这时候的他跟第一次遇见晓菲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卸掉虚伪的假面后露出了一个男人的本性。而这种强烈的占有欲望就是要得到面前这个年轻的女孩的肉体。夏天的衣服本来就单薄,在昏暗的灯光下,还是能看见晓菲若隐若现的身段,这些正强烈的刺激着他的感官。
 
艾里先开口了:“兄弟们,今天老子要把这小丫头弄到手了,晚餐我请了。你们先在这里等我,我把她弄到房间里去。”说完就抓住晓菲的手,拉她离开。
 
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早就看的眼都直了,就你一手,他一手的来帮忙。表面上是帮忙,但暗地里都想揩点油,毕竟这样如花似玉的美女谁都喜欢。不是冤家不聚头或是物以类聚,黑道小头目黑豹正带着他的手下也在这里,他与艾里有着多年的交情,艾里的好几个场子都是交他来管理。上次在公交车上被晋明抓住的黄毛也已经从监狱里放了出来,今天刚好是他出狱的第一天。黑豹为了庆贺他的这次出狱,特意邀他来到濠城酒店里玩,还给他安排了两个小姐。黄毛高声吆喝着与那些小姐和哥们在摇色子玩,谁输了就罚谁喝酒。
 
晓菲想推开艾里鹰爪般的手,任凭她怎样用力,都是无法动弹。此时的她就象一个任人宰割的羊羔,眼睛里不禁闪动着泪花,她有点迷惘和绝望了,心想着晋明他怎么还不来,她意识到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正在艾里与晓菲纠缠间,晋明已经来到濠城酒店大堂。他疾步走上二楼,推开悦然贵宾厅的玻璃门。他迅速扫视了一下房间内的情况,眼前的这一幕早在他来这里的途中的时候就盘算过,当他看见晓菲虽然精神恍惚但还衣冠整齐的站在那里,旁边是一个中年男子正抓着她的手,他稍微定了定神。
 
悦然贵宾厅里的人们突然看到门外忽然闯入一个小年青,一下子停止了嘻笑打闹,一起把好奇的眼光投向这眼前不明来历的人。
 
“晓菲,我来了,你怎么样?”晋明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她面前。
 
“晋明,你来了,你来了就好。他们,他们是坏人,他们想对我非礼。”她的手还没从艾里手中挣脱。 
 
“先生,请你放开她。我是她的男朋友,你放尊重些!”晋明礼貌而又不失威严的对艾里说。
 
“什么,你是她男朋友。你是她男朋友又怎样了?这里是酒店,她在这里上班就有必要对我们服务,年轻人你懂吗?这是游戏规则!”艾里恶狠狠地说道,眼里满是藐视的味道。
 
“我不管你什么所谓的规则,你放不放手?你要是再乱来,别怪我不客气,我报警了!”晋明怒上心头,他握紧了拳头,充满愤怒的眼神一边朝艾里狠狠地瞪着。一边对晓菲使了个眼色轻声说:“你快拨打我哥们严正的电话。”
 
严正是晋明中学同学,高中毕业后就去做了警察。他在警察局里已经工作了将近一年,由于表现出色,颇受领导的器重。其实晋明也只是想吓唬他一下,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他并不会真的怕他们。
 
艾里听到他说要报警,而且对方看样子来者不善。就悻悻地松开了晓菲的手,晓菲从包里拿出电话,晋明报出号码,让晓菲拨打。
 
 
黄毛摆脱左右的小姐,听着这说话的声音好象在哪里听到过。侧过头来打量着晋明,心想:这面前的不速之客怎么这么面熟。哦,这小子就是那天在公交车上跟自己动手的人。一想到这里他得意地站起来奸笑一声:“喲,我说这世界真小啊,你小子那天害的我坐了一年牢,今天总算让我找到你了!”
 
晋明一看是黄毛,就知道今天这场恶斗在所难免,想到对方人多势众,自己一个人很难占得优势。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豁出去了。
 
“你也在这里,看来今天热闹了,怎么的?那次是你自己扒钱在先,也怪不得我,你要动手就放马过来。”说着就准备跟他动手。黄毛上次吃过他的亏,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听晋明这么一说,自己反而迟疑不决感到心虚。转身走到他老大黑豹的身边,贴着他的耳朵说:“老大,那小子害得我上次失手,白头佬关雄那天也在,跟他好象有点关系。”他知道不是晋明的对手,只有叫老大替他做主。
 
一听见黄毛提起关雄,黑豹脸色一沉:“那小子是他的人?他老人家可不能随便得罪。今天不是时候,以后我再想办法替你报仇。”这时候他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晋明,身上的白汗衫上写着一排小字:永春武馆。心下想到他果然是老头子那边的人。
 
 
艾里是生意人,心想这里不是自己的场子,对方要真的报警,对自己没好处。这世界上竟然还真有煮熟的鸭子飞了的事情,算我今天倒霉。旁边他的几位朋友都是生意人,只顾看着热闹,也不想插手。有的心里还在想:“我们没份,你也得不到,现在你也没的乐了,活该!”
 
这些人心里是这么想的,嘴巴上当然不能这样直接说。但也不愿意配合他来欺负晋明。而且晋明长的很是魁梧,看样子也不是好欺负的,就有好几个胆小怕事的走开了,大有坐山观虎斗的意思。
 
晋明从小就开始学打洪拳,师傅是澳门有名的老拳师。长时间的锻炼让他的身体肌肉发达,反应敏锐。在这些中年男人面前,相比之下更显的英姿勃勃。所谓初生之犊不怕虎,他刚才说的一番话,也起到了威慑的作用。
 
一个矮个子男人站出来说道:“艾里,我的朋友。这样就没意思了,我看还是算了吧!你只要肯出钱,女人多的是呢,你说是不是啊?”
 
艾里眼看着自己处于下峰,对方已经报警了,心想此地不宜久留。同时自己的一个伙伴已经出来打圆场,这时候就顺势软了下来,睁了睁大眼睛,叹了口气道:“好吧,你们走吧,但以后我还会来的,除非小妞你不干这行了。”
 
末了,他又抛下一句话来:“小子,咱们走着瞧!”说完,艾里和他们几个人璁匆忙离去。
 
黑豹不发一言,他看的出来,眼前的晋明练过功夫,自己虽然也练过几年,但今天这样的场合如果随便动手。赢了对自己没多大好处,输了自己在手下和朋友面前却下不了台。这样吃力又不讨好的事情谁会做。要整他只有等回去计划好了再说。他向黄毛点点头说:“走,你的事情以后再说。”说完也走了。
 
 
李莉听服务员说有人闹事情,从总台服务处过来,眼看着一群客人离开了贵宾厅,心下觉得好生奇怪。平时在她场子里敢闹事情的真的还不多,她看着眼前的这个英俊青年,心想莫非这年轻人有什么大的来头。他竟然可以制止住这帮客人意图对晓菲不轨。
 
 
她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个死去的男人对她也有那么好,从不会让她受别人欺负。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受欺负了只有自己一个人扛着。她点着了根香烟,来安慰自己此时在这强烈对比下所产生的巨大的失落感和悲伤。
 
晋明看见这个陌生女人,就问晓菲她是谁?晓菲说是这里的领班。晋明明白了,她这里的工作是自己最不愿意接受的工作--陪酒女郎。他有些失望地看了晓菲一眼:“你怎么以前不跟我说呢?你怎么在这里做这些呢?”又想也许她有苦衷。
 
 “一言难尽,晋明,我回去跟你说。”晓菲明白他的意思。她又转身振作了一下跟李莉说道:“莉姐,我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哦,好吧。你走吧,我知道了,你好了再来上班好了!”李莉看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
 
“到时候再说吧,再见!”晓菲头也不回的跟晋明走了。
 
 
警车呼啸着,嘎然而止。严正走下车来,看见晋明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在这里,就问他:“什么情况?刚才是谁报的警?”晋明不打算将刚才的事情说出来,心想说了也不是很光彩的事情。
 
“他们走了,没事情了,严正。我来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晓菲。”晋明转向晓菲说道:“这是严正,我哥们。”
 
“你好,谢谢你的帮助,刚才是我报的警。”晓菲说着向严正致谢。严正与晋明同年,中等身材,皮肤白的没有血色,一向给人感觉沉默寡言的他其实是很有心机的人。从表面上看起来他为人很老实,但真正老实的人是没有的,除了弱智的人以外。
 
他看着面前这姿色不凡的女子,心里怦然心动。但碍于是哥们晋明的女朋友,不能有非份之想,但奇怪她怎么会在这里,这些地方不是一个正经女子该来的。莫非她是。。。
 
一场虚惊让严正白跑了一趟,他开玩笑着说要晋明请他喝咖啡。晋明知道他是说笑,就说:“下次吧,她刚才喝了酒,我先送她回去。”
 
 
 
晋明搀扶着晓菲走出了这个充满欲望和罪恶的地方,走出了这个险些让他俩遗恨终身的地方。外面的空气与刚才的相比显得清爽多了。晓菲坐上了晋明的车子,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晋明发动车子往自己住的地方驶去。
 
路边的街灯此时更象一朵朵盛开的白莲花,两人的耳畔有轻风吹过。晓菲甩了甩长发,双手把晋明搂的更紧了。经历了这一次,她更深刻地体会到他就是她的保护者,而她也必定是他的小天使。她不愿再放开抱着晋明的双手和对未来生活的追求和期盼。她在晋明耳边默念着:“晋明,我会好好的爱你,只有你会给我幸福。”她把头埋靠在晋明的肩膀上。
 
 
李莉目送着两人离去,一个人独自站在门口发呆。严正开着车返回警察局。
 
李莉对晓菲今天所遭遇的事情其实早在意料之中,她人长得这么漂亮,是男人看见了都会动心。心想她还算幸运,有这样的男朋友保护着她。同时又觉得她做这行其实并不适合,如果换成是自己有那么好的男朋友,肯为自己跟别人拼命,那是多么难得。 想到这里她又不禁羡慕眼前的这对情侣起来。
 
她这时候的感觉五味杂陈,她同情晓菲,毕竟她也是女人。要不是没有了可以托付终生的人她也不会踏足这一行。/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