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澳门现代爱情故事】失落之城(连载5)  

2009-02-17 12:34: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落之城(五)

 

当晋明的嘴唇压在晓菲的小嘴上,晓菲微合双眼,近乎颤抖的双手被他牢牢的抓在手心。在两唇相触的一刻,他们听到了各自的心跳是那么激烈,如起伏的花朵在风里乱晃。
 
良久,时间仿佛停顿了几个世纪,两人的的心里仿佛浪潮翻涌。从此两个人的心贴的更近了,这一刻,他将一切抛开,他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不能没有晓菲了。
 
她羞红着脸低声说:“你,。。。你真坏。”回头四顾望望,她怕被父母发现。
 
“恩,晓菲,我。。。我喜欢你。”晋明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这句话。
 
晓菲低着头不说话,嘴唇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还在回味她的嘴唇的芳香,比如玫瑰在清晨的露水。晓菲身体上一种淡淡的香味,感觉象野菊花一样的气息,是那么迷。
 
 
云姨已经做好了晚饭,今天的主菜是以他两钓的鱼为主。席间云姨不停的说好吃,还夸奖了晋明一番。晋明自然很高兴,他愿意为大家做点事情,而且何况他也喜欢钓鱼。
 
他只是喜欢那种钓鱼的过程中的等待和胜利的感觉。至于吃是其次的,他最满足的是大家可以分享他的劳动成果。
 
 
 
晓菲只顾低着头吃饭,也不敢正眼看晋明。刚才那船上的一幕令她心里还是不能平静下来,甚至还有点羞涩。陈伯打量着他女儿,觉得奇怪。但他哪里知道,自己的女儿早已经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个年轻小伙子。吃完饭,陈伯一边悠闲的抽着香烟,一边吩咐着大家做好准备,过半小时放网。
 
海上的日落和云霞预示着明天将是个大晴天,这时候海上风平浪静。陈伯一声令下,几个工人就忙开了。长长的绳索连接着一个个狭长的虾网笼,呈一个个之字形状被抛落船尾,浪花飞溅。工人们个个期待着这次能有好的收获,因为前几次出海都没有好收成使得工资都不能按期发放。但他们跟着陈伯做了多年,也不能说什么埋怨的话。
 
等放完网已经是接近深夜了,由于现在的鱼获越来越少,只有更多的放些网来增加收获率。但捕鱼这行业不仅要看天气,更要靠运气。大伙收拾完船上的渔具,就坐在船舱里歇息,等明早上天蒙蒙亮之前收网。
 
晓菲这在船舱里看着书。晋明刚才一直在看着工人们放网。心想陈伯他们真不容易啊,这大半辈子捕鱼要靠多大的毅力才坚持得下来。现在鱼获稀少,这行业已经到了要转变的时候。如果捕鱼不能解决生计问题,以后晓菲读书怎么办?她还有很多美好的梦想要去实现,如果学费靠自己解决那会很累,而这些也正是他们一家最担心的问题。
 
 
他来到晓菲的舱房里,晓菲放下手头的书本,抬头看着他。
 
“看完他们放网的过程了?好看吗?对你来说这很新奇吧!”她笑着说。
 
“嗯,看过了,这捕鱼可真累啊,我看到那些工人们都累得满头大汗。但他们干劲十足,还有啊,我也帮了些小忙呢。”晋明得意的说着。
 
 
“哦,你还会这个,那你现在是捕鱼实习生了。哈哈,难道以后你也想做个渔夫吗?”
 
“别开玩笑了,现在年轻人做这行的不多,因为鱼越来越少了。晓菲,如果你爸爸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而这一行又不能长做下去,我担心你以后呢?”
 
“以后,以后靠自己呗,我可以出去打工啊。到餐厅做服务员什么的。总有办法的,你说是吧。”
 
“嗯,到时候再说吧。或许是我多想了。但不管怎样,以后只要我们肯努力一定有办法的。”
 
“会好起来的,我想我们不比别人笨,也不比人家懒。嘻嘻,你说是不是?”晓菲兴致勃勃的说。
 
“嗯,对!”晋明深深的点了一下头,他体会着她说的话,心想面前的女孩有一种特质是如此坚强和充满朝气。在她身上找不到半点依赖的痕迹,他越来越喜欢她了。跟她在一起,他觉得世界上再没有难得到他们的事情。
 
 
这一晚上,他两谈了很多。从幼时的童年点滴故事说起,到现在的情况,各自的家庭和将来的打算,两个人想了很多以后的事情。晋明很清楚,他们这个年纪得先把学业完成了,以后就能有个较好的出路。对她的爱慕只能藏的深一点,放在心里。他们在等待着成长,等待着自己有能力和能够承担起一切的时候。
 
告别了晓菲,他回到自己的房里。
 
 
 
早上晋明醒来的时候,发现窗外已经天亮。梳洗完毕,晓菲端来了早餐,他草草扒了几口面条就急着要去看今早上的渔获。来到船尾,只见工人们正在整理着网,把收起来的网用绳索绑起来,堆成一捆。晋明兴高采烈地问着今天的收获,工人们却个个摇头,说收获并不理想。
 
晋明看见晓菲跟了过来,就走上前去。与她一起来到了船舷边。望着远处的海水蓝天,两个人的心情却变的很沉重。晋明知道,依靠这捕鱼的微薄收入已经不能满足一家的开支了。
 
 
陈伯在一边抽着闷烟,他心里沉甸甸的象灌了铅块。他想着:以后孩子还要读书,得想办法才是。可是我大半辈子打鱼,其他的行业我不会做啊。还是提早回去吧,看来这几天没有鱼群,也不会有好的收获。
 
 
 
 
回到澳门的时候,晋明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晓菲和她们一家。云姨给他准备了些鱼虾,让他带回去。明昊谢过了她就收下了。
家里的父母看到鱼,就问起了他这次出门的事情,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心里遗憾的是觉得以后还能否一起出海,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却是他始料未及的。
 
一个多月后,陈伯把渔船转让了。
 
解散了那些老工人。卖掉船的钱分了部分给工人们,自己留下的并不多。这个年头,很多商品都在涨价,陈伯暗叹活着真不容易,渔船没了他从此就失业了。心里的难受没有人知道,但工友们临别的眼里闪烁着泪花。陈伯强忍着盈眶的老泪,双手紧紧相握着,逐个告别了与他一起并肩作战了20几年的“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