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澳门现代爱情故事】失落之城(连载4)  

2009-02-16 11:29: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落之城(四)  

 

 

“我们到船头去看看海景好吗?”晓菲点了下头,放下手上的书。晋明说着和她两个人一起来到船头。

 
随着船开出内港,风浪渐渐的大了起来。晋明倚着栏杆,望着远去的云影和岸上的景物。开出路环海域以后,船就开始一上一下的晃动着,不知不觉间,觉得胃在翻滚。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他强忍着胃中一股上涌的力量,额头也冒出细小的冷汗。
 
晓菲是个很细心的女孩子,看着晋明一声不响,面露苦色。问道:“晋明,你是不是晕船啊,你别看远处的景物了。你跟我来,这里风大会冷。”
 
晓菲带着他来到船舱里,打开药箱,拿出晕船药。取了一颗给他,接着又倒来一杯水。吞下那颗药后,过了片刻,晋明感觉好多了。
 
“你感觉好点了没?也难怪你,第一次出海很多人都会这样。”晓菲关切地问道。
 
“哦,好多了,刚才差点就吐了,谢谢你晓菲。”他重重地喘了口气,笑了笑说。
 
“别客气,还好有这药,要不然,看你狼狈的。”晓菲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微笑着看着他。他觉得晓菲身上有一种女性特有的温柔的光辉在蔓延,她给他的感觉是那么美好。她拿了一快毛巾轻巧的在他额头上擦着汗,一脸的关切。
 
晋明情不自禁地握住了晓菲的手,注视着她:“晓菲,看来我还是不太适应出海啊,不过还好有你在。”
 
晓菲脸上泛起了红晕,毕竟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跟一个男孩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她想抽手出来。可是觉得晋明的双手是那么温暖而紧密的握着她的手,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接近了。而这也是她期盼的,一时间,她不知道如何应付。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势傻傻的对望着,空气在这时候凝固成了一脉蕴动的气流,冲击着两个年轻人的心扉。此时此刻,四目相对,默默无语。这种感觉是那么熟悉,就好像两个人认识了很久,很久,而这时候的时光是静止的。两个人互相感受着对方手心的温暖,久久不愿放开。
 
 
船舱外传来了脚步声,两个人急忙放开了手,晓菲先走了出去,原来是她妈妈来找她。快到中饭时间,晓菲要帮手做饭去了。他随后走了出来,只见船的远方就是万山群岛。
 
 
 
放眼望去,这里的海水很蓝,海鸟在天上飞翔,风吹来海的气息,微微的带点腥味。这里的山上很少树木,整块整块的黄色巨石垒砌成一个个小岛。有的地方郁郁葱葱有一些矮小的绿色植被,有的地方却怪石嶙峋,寸草不生。在与海水接触的地方,石头上会有很多蠔壳和藤壶之类的贝壳,有的地方还会有鹿角菜和海苔,这些是大自然赐于大海生物的食物。
 
 
中饭吃过后,大家就都忙开了。渔船来到了准备落网的区域停泊。晋明来到船头,走进驾驶室,只见陈伯在看着一个屏幕。
 
“这个是什么,怎么这么多蓝色的,红色的线条?”他好奇的问道。
 
“这是声纳探测图,看见没?这些颜色代表鱼群,水深和大概的方位,有趣吧!”陈伯一边手指着一边说着。
 
“哦,原来只这样,我可是开眼界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捕鱼呢?”
 
“傍晚吧,我们一般都是晚上8点左右下网。然后船就在海上开着,拖着大网,一直到凌晨4点左右起网。冬天就晚一点起网,因为冬天天亮的晚,气温也低,太早人吃不消。”陈伯说完就点燃了一根香烟,若有所思地望着远方的海平线。
 
“我听晓菲说你迟一点打算换行业了,那你找好工作没有?”他关心的问道。
 
“还没定下来呢,不过我可能会在船务公司工作。你知道,我大半辈子在海上过,离开海就会不习惯了。而且我就一个女儿,她以后也不可能接我的班。这打渔太辛苦了,连普通的男人也吃不消,更别说一个女子了。”说完陈伯吐了一口长长的烟,看了看晋明。
 
“的确是这样,我刚才还晕船了,海上跟陆地真的分别很大。”晋明已经深有体会。
 
“你几岁了呢?还在读书是吧!”陈伯问道。
 
“是啊,我念高三了。今年18岁,晓菲也是高中吧!”
 
“她也是高三。很快就要毕业了,到时候还打算供她读大学呢,现在这个社会,挣钱也不容易。我就是小时候书读的少,现在想找个好点的工作也很难。稍微好点的工作全要求有高文凭的,所以不管怎样,我也要让她读上大学。”
 
 
 
跟陈伯聊了一会儿,晋明就回到了船舱。晓菲正在那里安静地看书,他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走,我们钓鱼去吧。”
 
晓菲微笑的看着他:“怎么,刚才还要吐呢,怎么现在好了,还要钓鱼去了?”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一钓鱼注意力集中,就没晕船的感觉了。我刚好带了两根鱼竿,等会给你一根钓钓。”他活像个小孩子想与人分享手中的玩具一样怂恿着她。
 
晓菲只有放下手里的书本,跟着他来到船头。打开竿袋,晋明先摆弄好一根鱼竿和钓组放在一旁,再开好一根自己手里拿着。
 
“晓菲,你等会看我怎么做你也跟我一样操作就可以了。你看着,这样把虾穿在钩子上,然后把线松了,轻轻的甩一下,好了。你看这里并不深,就20米左右。等线和铅坠到底了就轻轻的往回收一点,再收住线,这样就可以了,等着鱼儿来吃吧。”晋明一边说一边示范着。
 
晓菲模仿着他的动作,很快就找到了要点。这时候她的竿稍弯了一下,晋明连忙跟她说:“有鱼了,有鱼了。”
 
她有点激动的瞧着竿子说:“哪里啊,我怎么没看见。”
 
“好,你快起竿,鱼儿已经吞钩了,快点啊!”他兴奋的叫着。
 
“哇,真的有鱼了呀,我比你强,哈哈,你还没鱼呢!”晓菲拎着抖动的鱼竿,线的那端传来鱼已经中钩了,她不免骄傲的说道。
 
“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小心,拿上船的鱼才是你的,我给你捞起来。”看着晓菲钓起来的鱼,是条一斤左右的黑鱲,晓菲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一样蹦了起来。
 
“嗯,真不错呢,还是你厉害啊,哈哈。”他看着她高兴的样子自己也笑着。在记忆当中,晋明已经好久没有这样高兴了。
 
“你看,我的也有了,我的也有了。”晋明赶紧跑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钓竿。这力道可不小啊,只见杆子被拉弯了。看到这个样子,他立马抽竿,好家伙,中了。放了几次线,一条一斤多点的黑鱲就被钓了上来。
 
“晓菲,你看,跟你的那一条差不多大的,看来它们是一对啊!”
 
“还是我的大,我比你先钓到的。”晓菲炫耀着自己的鱼获。
 
“好好好,你钓的大,我们继续吧。”他笑着说。
 
 
再次给晓菲的鱼钩穿好了虾。
晋明象个勤务员一样忙着,两个人有说有笑的钓着鱼。到傍晚的时候,太阳西下,海上的帆影点点,海鸥飞来飞去地觅食。
 
“晓菲,我们不钓了,休息一下吧。”他说着。
 
“嗯,我们钓了很多了。也够了,是有点累了呢。呵呵,钓鱼真好玩,比抓鱼有趣多了!”晓菲兴致未艾。
 
两人放下手上的钓鱼竿,整理了一下鱼获,再把手洗干净。晓菲拿着鱼获走进厨房交给了妈妈。
 
等晓菲回来,她带来了一杯水,晋明接过就喝了。她微笑着说:“晋明,你过来这里,你看西边的落日多美啊。”
 
他走过去站在她的身旁,顺着她指着的方向放眼望去。只见落日融金,周围的云彩慢慢的变的透明,而橙红的太阳更显得神秘巨大。晚风轻轻吹拂着她的秀发,晚霞在她脸上披上了一层粉红的光晕,晓菲秀气而白嫩的脸庞更显得柔和而妩媚。
 
晋明和晓菲倚靠着栏杆,他情不自禁地伸出了右手,轻轻的扶在了她的腰上。晓菲略微迟疑了一下,侧过头来看着他,那含着晚霞的目光晶莹剔透,好像要看穿他的心。虽然晓菲觉得有点意外,但她并没有拒绝他的举动,在这一刻他们都觉得彼此之间需要温暖,而这种温暖并不是单一的语言可以表达或满足。她顺着他的肩膀把头缓缓的靠近他,两个人目光相触。(未完待续)
 
 

              【澳门现代爱情故事】失落之城(连载4)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原创文字,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