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澳门现代爱情故事】失落之城(连载2)  

2009-02-13 12:21: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落之城(二)

   

   这天早上,林晋明很早就起床了。

 
   他向河边新街内港方向走去。这时候只见妈阁的香客云集,今天是周六,有很多游客过来旅游,妈阁这处著名的景点早已经成为游客心中的首选地点。妈阁庙里面的巨大石刻帆船,据说是葡国人第一次登陆澳门的时候为了纪念此次旅行,而在这块石头上刻下了他们所乘坐的帆船。当时他们的船队以上岸晾晒船上受潮的货物而登陆了澳门,他们后来没有离开,这次偶然的事件改写了澳门几百年的历史。
 
穿过街上的回廊,南方多雨,建筑物多数造有回廊。不一会儿,就到了河边新街的渔船停泊码头。路上人来人往,还不时传来鱼贩子的叫卖声。空气中有鱼腥味夹杂着海水的咸味随着风阵阵飘来,内港渔船码头就离这儿不远了,这股腥味越来越浓。
 
 
 
眼前的景象让林晋明眼前一亮。 
 
一大片渔船接二连三整齐的停泊在内港。这些船上的桅杆足有十来米高,有数条比手指还粗的绳索,牵连相接着船头到船尾,出海作业时绳索是用来连接水下的鱼网。这些巨大的渔船多数是木头做,表面涂上了很厚的一层绿色或白色的油漆。在这些大船后边还有一只小船拖着。这些船划一的连接着,以方便船上的渔民往来和交通,偶尔能看见有几只狗在船上戏耍。他们在这里过着水上人家的生活。仿佛独成一国,与岸上的人不相往来。
 
 
林晋明在寻找那艘编号为澳渔5603的船。只听见这时候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唤,他抬头看见离岸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女人在船尾站着。他走了过去。
 
“云姨早上好啊,这里船真多啊,我很难找到你的船。还好你先发现了我。”他喜出望外的喊道。
 
“现在刚好是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停在这里,所以你会见到那么多船。”她笑着说。
 
这样的景象他的确从未见过,这里象是一个水上王国,有一种特别亲切和奇异的感觉。或许航海出生的葡萄牙人,在血液里就有喜欢航海和冒险的因子,所以见到海和船会有特别的亲切感。
 
 
 
他在她的带领下走上了她家的船。船上很整洁,想来是平时云姨在船上精心整理过的。
 
这时候传来一阵轻缓的音乐音,调子很熟悉,好像是爱的罗漫史。但这声音很轻,若有若无的感觉从船舱里传来,让人静下来更想仔细的倾听。
 
云姨看到他好奇的样子,就说:“这是我家丫头在听音乐,她就喜欢这样的曲子,我们上年纪的人是喜欢听老歌和粤曲的。”
 
他会心的笑了一下:“这曲子很好听。”
 
 
 
他们的说话声,引起了船舱里的人的好奇,只听见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叫喊道:“妈,是谁来了啊?”
 
云姨笑道:“瞧你这孩子真没礼貌,快出来看看,是谁来了!”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修长的女孩子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只见她穿着淡紫长裙,披着一头乌黑的秀发,明眸贝齿,却没有半点化妆的痕迹。自是清丽脱俗,亭亭玉立。
 
林晋明看到她的时候,心里一颤,这不是她吗?四目相对,怔怔的看着对方出了神,面前女子本来白皙的脸庞变的绯红。云姨见状就问:“怎么,晓菲,难道你们本来就认得吗?”
 
“妈啊,你怎么这样问呢?我们怎么认得呢!”晓菲害羞的喊着,低下了头去。
 
其实两人之前是见过一面的,世界上就真的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在数月以前,晋明坐巴士回家,由于那天车上人很多,就在最后一排坐下了。不久,车子到了下一站,下车的几乎没有,反而又上来了一大群,顿时车子里面的空间比先前更挤了。
 
在他的右前方,有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站着,她一只手捧着书本,飘逸的长发随着车窗外的风肆意拨弄而舞动着。
 
仿佛是上天的安排。刻意让他们两人接近和认识。
 
巴士再次上了一群乘客后,长发女孩一下子离他很近。汽车开动的时候,在风的吹晃下,她的秀发一下子被吹起来,有时候可以触到他的肩膀和脖子。晋明感觉到痒痒的,这种头发的香味却让他陶醉,晋明有点不安地看了看她,可是她却并未发觉,她还是专注的看着窗子以外的风景。她并不知道,此刻的她已经成了晋明眼前的风景,他觉得这女孩子身上有种很奇怪的特质在吸引着他。但出于无奈和冒昧,直到这个女孩下车,晋明也没有试图开口说过一句话。
 
 
云姨拿来些水果和一壶铁观音茶,招呼着他在船舱内坐下,而晓菲被妈妈刚才的问题弄的有点不知所措。她在想着眼前这人怎么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望着远处在水面上飞翔的白鹭,船舱内的音乐还在播放着,但这时候在晋明眼中却更像一幅凝固而永恒的画面,虽然这不是他们的初见,但却很美好。
 
喝了几口茶后,云姨说你们俩聊吧就顾自忙去了。
 
船舱内就剩下晋明和她,空气在这时候变的温热和轻盈,她有点紧张的浅笑了一下说:“刚才我怕我妈误会,所以没说。我记得那天在巴士上,我们好像见过的,真奇怪了,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呢?”
 
于是,晋明将那天怎么认识她妈妈的事情向她说了一遍。她之前就已经听妈妈说起过,所以很自然的说:“我妈妈那天回来就跟我说了,还说遇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年轻人,那时候我还不太相信的,可没有想到会是你,真的要谢谢你哦。”
 
“没什么,这些扒手真是可恶啊,而且专门对妇女老人下手。”晋明说。
 
“嗯,是啊,但这些人总会有受到惩罚的一天。”晓菲幽幽的说道。
 
“你叫晓菲是吗?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呢,我叫林晋明”他看着她说道。
 
“我姓陈,叫晓菲。你的名字怎么是中文名啊,我看你的模样还以为会有一个外国名字呢!”晓菲觉得奇怪。
 
“没有,我这个名字是我爸爸给取的。不过他是给我取过一个葡文名字的。可是住在澳门,为了方便多数用中文名字。”他说完就问道:“你也喜欢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吗?刚才你听的是爱的罗曼史吧?”
 
“是的,我很喜欢这样的轻音乐。”晓菲是个安静的女孩,平时没事情的时候喜欢听音乐。她脸上荡漾着那份对音乐的沉醉。
 
“我也喜欢这样的曲子,它可以让人平静。”他为他们有相同的兴趣而高兴着:“对了,你爸爸呢,他怎么不在?”
 
“他想转行,不再靠打鱼为生。听他说,这些年来,由于海洋生态环境被污染和破坏,他每次出海,很少有可观的鱼获,而且油费又涨价了。”
 
“那他找到新的工作没啊?”晋明关切地问。
 
“还没有呢,今天他出去就是为了工作的事情,刚才在你来之前才出门的。”晓菲脸上闪过一丝忧愁。她其实在想,如果爸爸没能找到好的工作,那么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读完高中,哪怕要自己吃苦受累。
 
“哦,那样的啊,可是现在想找好的工作真的很难。再说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渔民,其实也会不舍。不怕你笑话,我其实很向往那样的海上生活。”晋明看着晓菲说。
 
“要真的给你体会一下,你就怕了,那真的很累人的。”晓菲说着又去倒了杯热水来,放在原来的茶壶里,然后说着她的学校和将来的学业。
 
 
 
不知不觉间,时间过的很快。到了中午的时候,云姨留晋明在家吃饭。他开始有点觉得不好意思,但又不好推却。
 
云姨做了一桌子的菜,有新鲜的海鱼,海螺和一盘咸鱼蒸肉饼,还有炒豆芽青菜什么的,很是丰富。盛情难却,晋明只有听从,席间大家说说笑笑,吃的甚是开心。
 
 
吃完饭后,晋明和晓菲已经熟悉了很多。两人一起走着到码头附近游玩。
 
在晓菲的带领下,他看到了平时从未见过的渔家和他们的鱼具,有几个妇女在家门前补着鱼网,旁边还有小孩在玩耍。有只黑猫懒懒的躺卧在女人的脚边。这时太阳正好暖和的照着,码头边的灰色建筑物略显得陈旧。路上年深月久的留下了渔货车的运送痕迹,地面上的痕迹就象是一本诉说水上人家渔民们艰辛的生活历史。
 
 
 他看着晓菲,阳光正照在她身上,修长的身影,头发闪着亮光。嫩白的瓜子脸更显得洁白,一双乌黑而略微忧郁的双眼,笑起来会露出浅浅的两个酒窝。她说话时总会看着远方,偶尔侧头看看晋明,可当他留意的时候她又会马上转开。
 
少女的情怀总是如诗歌般轻盈,正如歌德说过: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痴情。他们两人之间有着说不完的话题。晋明和晓菲是从没有体会过这种有别于同性之间的交谈。在学校里,大家是不会这样在一起说话的。他们似乎都从未有过这么近距离的与一个同龄异性接触,从而感到既奇妙又好奇的在探索和了解对方。(未完待续)
 
               【澳门现代爱情故事】失落之城(连载2)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原创文字,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