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人的旅程(九)  

2009-02-10 16:34: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傍晚,我坐于天台,一片淡淡的云捧着一弯新月升起来。

傍晚,我坐于天台,一道闪电划过远山。乡间小屋,却不见一盏灯。

 

再不到一个星期,荆文的父亲就要来这里了。他来了就会热闹些,他内心非常盼望他早点来到。今天他还特地买了他父亲喜欢喝的“喜力”啤酒。他想他一定会喜欢的。

自从上次闹矛盾后已经有三天没有下二楼了。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奇怪自己以前为什么总是非要下去玩不可。现在反而觉得这样虽然冷清了点,但一个人自在和轻松多了。也不用去看别人的脸色。

 

9月20日那天,不知道为什么,荆文出手揍了王彬。

其实很多事情是意识下的事情。这个王彬在看见几个大人闹矛盾后,他也没闲着。而平时对荆文说话总是加以粗口和无礼。那天当荆文下楼去的时候,他却躲在厨房用小石头扔他的后背。荆文回头就看到他躲在那里阴阴的笑,要是在平时他和他们大人之间关系还好的话,他是不会生多大的脾气的。而偏偏这阵子刚好在火头上荆文二话没说,就走过去,拎着他。

邓洁看着荆文打了他,等他放开他。她才问道:“你是大人,为什么要打他,你大人欺负小人!”

在这个时候,荆文也觉得自己好象理亏了,但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他觉得他们这里一家人都欺负他们是新来的移民。不加思索的他就说:“难道你平时会打的比我少吗?谁叫他先拿东西扔我的?”

说完,荆文就气呼呼的跑上了楼。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荆文知道自己也许闯祸了,但他还是在侥幸的想着,反正以后不跟他们来往,大不了等爸爸来了,我们再换个地方住。

 

第二天早上,下面的两位大人都上来跟荆文妈妈说他的不是。而房东邓太太还警告说如果他再下去她就要骂他了。

 

荆文觉得自己虽然动手打人不对。但他们合着一起来欺负人也不是良善的,他们算什么?在他的眼里,他突然觉得他们没一个是好人,他们收着很贵的房租和伙食费,却买一些很简单的饭菜。如果父母都不在,他们会怎么对他和他姐姐呢?

 

21日晚上。

荆文去了同学的派对。那天他跳了舞。那是他人生第一次跳舞,真的是出了洋相。不过,同学们都说他跳的很棒。那天他还抽了根香烟,喝了两杯白兰地,又喝了可口可乐,还有些乱七八糟的零食。班上的几个女生觉得很惊奇,有的还跟他开玩笑,你别学坏了。抽烟不好!

 

其实荆文平时不抽烟,但这几天觉得烦,看着同学的热情,自己也想试一下。

 

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荆文母亲说在做饭的时候不小心弄破了手指,流了点血。还说他走了之后,安娜与邓洁上来说他的同学个个象神经病,开车不关门。

 

荆文心里在怪她们,心想都是她们在搬弄是非才害得他妈妈切菜分了心弄伤了手。就说:“妈,你别听他们乱说,他们对我们又有多好呢?你别理会他们就是了。”

 

“你以后自己在这里,要小心。不是说不给你交朋友,但要注意安全,我们大人毕竟不在你身边。”妈妈语重心长的跟他说。

“好了,我知道了。”其实很多青少年时代的人都一样,就是听大人的话嫌烦,说的越多,就听的越少。后来知道妈妈是在他们说那些话之前就弄伤了手指。他就没怎么怪她们乱在背后说话。

 

 

晚上睡觉,半夜却腿抽筋了。荆文并不会跳舞。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