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秋天的树之遐想(组合十四)  

2008-10-05 13:17:00|  分类: 诗歌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的树之遐想(组合十四)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一粒麦子

 

高飞在天空的麻雀

为了地上的一粒麦子

飞落---

 

  倒在了猎人的枪口下

 

 

 

说一片树叶

 

说一片树叶

说起秋天 随着一片树叶

凋零

不必大惊小怪

这对于一片森林

不痛也不痒

 

直到有天伐木者举起斧头

砍断

站在泥土里的双腿

满头散发栽倒在地上的时候

树已经失去了知觉

不痛也不痒

 

剩下的树林看到了

秋天真的来了

而自己终将成为那片树叶

与大地一样沉默

 

 

 

秋天的雨

 

听着雨 秋天的雨

吹着风 秋天的风

下一场雨 天就凉一点

白的霜包裹着枯萎的躯干

和蔚蓝的海

一碰触 这玻璃一样的心湖

裂点是闪电

豁然而开

跳动的心是水里的鱼

还在游走

 

 

 

一片叶子的凋零

 

一片树叶掉落了

两片数叶掉落

从此 它们不能与风一样摇身

歌唱四季的青春和光线

 

一片树叶从出生的种子里

从开始的两片到后来的无数片

不断地吸取阳光和雨露

编织成让自己足以安眠的摇篮

 

在风里游荡

直到某天树的主人嫌弃了这生的欲望

拿起一把剪刀

微笑的剪了下去

 

 

 

死亡

 

世界,走进一个四方形的格子

流水一样的人潮,还有

流水一样的财富与名声,这些

从来是活着的人所追求

 

而死去的人从来不会说出

活人听得见的话语

到最后,腐烂的肉体不想有任何人接近

在最后,留下的臭皮囊就是戴了一辈子的面具

 

这个世界有人哭着离去

也有人笑着离去

归去的地方在不见天日的泥土之下

一个黑暗的四方格子 永埋

 

 

 

横渡

 

没有桥 没有路

就用目光

时常穿越南北端

从温暖到寒冷


痛感并未能刺碎心脏

痛着 所以活着

每个人的目光里有黑夜与白天

世界从此有了黑与白的分别

 

每个人站在某个角落

看到的是一部分的光亮和暗影

每个人有时侯是黑夜有时候是白天

有时侯是魔鬼有时候是天使

 

 

 

说一片风的行踪

 

有没有人知道 风的行踪

路上的人抓紧了自己的前襟

风能彻底掠走地表的温度

但始终吹不破皮肤里的温热

 

每间房子都需要窗口

让风能进出 并且每个人

都要呼吸这冷或热的生活

 

当有人走在路上问起

风的行踪

这片风正从步履间走过

正从耳旁吹过

正从双唇里喷出

 

 

 

衣服

 

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人的

身上总披着衣服

衣服却是一种工具

得以显示自己的地位与财富

而有些人却是

脱掉这件衣服

才有了神圣的光环

 

 

 

黑夜

 

尽管黑夜在众多小说里被描绘成

极尽的可怕和诱惑

闭上双眼 白天也成为黑夜

 

睁开眼睛 看着黑夜的花火

闭着眼睛 时间从指间流落

白天流走了

 

而黑夜却落在了脸上

直到自己再也看不清自己

在黑夜里的身影飘向何处

 

 

 

在乡村---永恒的微笑

 

太阳赐予大地以温暖

谷子养育了乡村的人们

那片绿色的草原可以变成很小

圈养着路过的风景

 

某人走过

只需看这窗口的光线

明亮的快乐流溢出来

凝滞于一个微笑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城堡

都有一个神在为此守护

太阳 月亮 和星星

父母 亲朋和儿女

 

 

 

文字与语言

 

文字比语言高明的地方

文字总是加以思索和修改

而语言却无法修改

也无法修改被冷语刺伤的人心

 

 

 

海水走到了马路上

 

台风在晚上走到了每个人的家门口

碰到低洼处的人们

就在那里多撒些来自于

大地深处的眼泪

 

马路上划起了橡皮艇

路灯灭了

人们在梦中醒来,睁开眼睛

湿漉漉的汽车被海水淹没

 

几个不懂事的孩子还拿着水桶和网

站在最低处的水坑里捉着鱼

人们可以永不休止地填海和排污

而这些最终会归还

 

蓝色的星球里

生命起源于广阔的海洋

我们站着的地方只是海水里的小岛

而这个小岛其实是水上的一只小船

 

 

 

他说他活着

 

他说他活着就要耕作

一个卖菜的老农他说他活着

 

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活动着四肢和身体

 

种植着绿色的庄稼和单纯的信仰

但他只是往后一步一步退着

 

这片土地是他唯一的战场

他就是这里的主人

 

 

 

鸟笼

 

我是一只飞进笼里的鸟

能隔着钢铁和石头组成的鸟笼

看流云和风在移动

 

但它们啊

想飞进来 我却想飞出去

我是一只鸟 被拔光了羽翅的鸟

 

每天按时起床去森林里找寻虫子

我是一个猎人同时也成为了猎物

一不小心就走进了文明的陷阱

 

他们把我的毛拔掉几根

但庆幸的是我没有死

就是风一吹啊就会觉得这个城市有点冷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