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万有书店  

2008-04-11 20:53: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有书店

作者:沈慕文

 

从喧闹而繁华的新马路走去,来到喷水池前地。如果沿着这里直走,就可以看见两旁有书店林立。有以外文为主的书局,也有以国内书籍为主的,还有以台湾,香港和澳门等地出版的书籍为主的书店。这些大小不一的书店在闹市里呈现出了一片安静和雅致的气氛。从这充满葡萄牙异国风味的黑白石子镶嵌的小路往前走,一直经过星光书店,直到一个大型书店--澳门文化广场。

 

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经常会光顾这些书店。而其中我平常最喜欢去的是处于一条小巷--板樟堂街那里。如果印着文字的是一本小的书,那么这条古老的街便是一本大的书,这里有古董店,画廊,花鸟鱼虫店,老杂货店,当中就有一家很上年纪的万有书店。

 

万有书店的名字起的很大,但其实也不是真的什么都有。这家书店是以买卖旧书画,文玩,书籍为主,品类繁多。店主是位上了年纪的老婆婆,由于平时很少打理。一些书籍和放书的木台蒙上了些许灰尘。

 

第一次认识这位婆婆是在94年间初春,那天我信步走着,看两边的各色景观,这里充满了陈旧的味道。当中不得不提这里的老房子,有许多是青色灰砖建造,其中还有青石的门廊。充满葡国韵味的白底瓷片上写着什么围,什么里和弄之类的。

 

那天我走到一家画廊旁边便眼前一亮,见到一块横匾书着万有书店四个黑色大字,字很朴拙,只见近门口一位老婆婆戴着眼镜坐在一张藤椅上看书。满头灰白色的银丝,身穿一件深灰的大衣,脸上满是细密的皱纹。我就自然的走了进去,一看这里书还真不少,有好些书籍是已经绝版的,在市面上已经找不到。由于是旧书,有的就有点残缺。我拿起几本翻阅着,后来找到一本还乡记--英国作家哈代所著。看看书价,才15元。我一看是本好书,就高兴的跟这位婆婆说想买。

 

婆婆看我年纪还小,笑着说好。她放下手中的书,就来应付我。买完书,我继续看着这里的各式各样的东西。有一副油画,是比较写意的,上面也有很厚的尘灰。还有血色的圆形玉佩,清色的玉石,一些铜器什么的。那天我就流连忘返了,后来更与这位婆婆交谈了起来。

 

婆婆姓陈,已经60多岁了,她说从小没有念书。那时候家里的条件不允许。她做过大户人家的佣人,杂工之类的。在空余的时候就看书,她的最好的老师是字典,有不懂的就问别人。后来认识了现在的老伴,孙子在美国读书,说是跟我年纪相仿。

 

 婆婆喜欢听属于她那个年代的歌曲,与她说起了李香兰,周璇;而这些往事给我的感觉是仿如隔世。那时候的我童心未泯,甚至唱起了那首张学友《李香兰》的歌。她就笑的合不拢嘴,目光含着慈祥的笑着说,不是这样的,她的声音不是这样的。。。。。。

 

也许那种声音在她的记忆里是永远不会重复的,也是唯一的。时间对她来说,就象一本厚厚的书,而她已经翻到了结尾。

 

在后来的日子,我经常会去看看她的书店,找到合适的喜欢的书就买下,然而更多的时候是与她聊天。

 

一次有个国内的游客看中了那幅风景油画,因为我会讲普通话,所以我问了婆婆价格,拿来一块毛巾替她擦干净后卖给了那个人。其实那幅画我也很喜欢,只是觉得那幅画很清幽,虽然是简单的构图,但却有深远的意境。至今还记得那是粉灰蓝色的背景,白桦树和蓝色的湖水,还有浅浅的远山,与远处的天空连接成一片灰白色。

 

后来我去了异地读书,就再也没有机会去她那里。等到1999年澳门回归祖国这天,我也回到了小城。我开始参加工作,生活变得渐渐忙碌,有时候忙里偷闲,总会想起那个书店。我去了那里几次,但万有书店的门是关着的。我并不是想去看书,只是想知道那个陈婆婆是否还在书店里静静的坐着,埋头看着她的书。她是拿着放大镜一页页,一行行的看的。

 

我去寻找了几次,有次问了旁边开店的人,说不见有开过,也有的说她关了回家去了。总是几次找寻,却缘惜一面,没能够再相见。或许她还健在,或许她年老体弱不能再继续工作了。但万有书店的招牌还在,我依然能够回想起当年发现这个书店时的欣喜之情。在与陈婆婆的每次交谈中,总能够学到比书本上更多得多的东西。那是一种有关对人生和生活的态度和精神。而那种生活态度和精神更是学不完,取之不尽的。

 

她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有一次她轻描淡写的跟我说,我现在还看书,虽然眼睛花了。但是我认为我活到老就该学到老。而这句话,深深的让我体会至今,思念至今。

 

每次看到书店,我总会想起这位白发苍苍的陈婆婆,她好像仍然活在我的记忆深处,在能照得到阳光下的书店里。她仿佛还坐在发白的藤椅里,埋着头看着她喜欢的书籍。

 

 (本文已刊登在澳门日报于2008.6.18日 文化镜海)

(澳门基金会征文)2009.6.30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