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老鼠药(小说)  

2008-03-15 12:35:0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婚后5年,老汪升了销售部门科长。这时候手中有权,自然钱也多了点。一些女子就整天对他抛媚眼,他自然不是木头,早就心猿意马。
 老鼠药(小说)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在岗位上,工作的时候,他总喜欢跟女同事一起,说男女合作工作不累。而厂里女工也就那么10来个,一两个不正经的就渐渐给他勾搭上了。从此他便一发不可收拾,竟至于每个月的工资也要给那些女的领去一些作家用。
 
    婚后第10年,老汪的老婆也才30出头,却因为一次意外的车祸,成了高位瘫痪。此后年纪尚小的女儿就一直住在姥姥家,开始的时候老汪还买些吃的用的给家里,工作忙好了后还回家照看一下,可日久月长,妻子也总是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老汪渐渐觉得厌倦。
 
    做销售出身的人头脑比较灵活,一年四季常往外地跑。没过多久他就找个借口跟丈人家说好。每月付800元生活费把老婆直接就跟退货似的送回了娘家。
 
    此后,老汪就逍遥快活的紧了。这倒也难怪,他毕竟年纪还轻,精力还旺盛。但却给他遇到了一个人,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竟然把他变成了一个中规中矩的人。
 
    一次出差完了,他回到家。哥们小宋打来电话。说小红楼来了新货色,叫他赶紧过来挑自己中意的。这等好事情,老汪二话没说,就来到那里。坐在小宋旁边的一个约二十出头的女子,化着浓妆。老汪不喜欢太嫩的,就白了一眼。“小宋啊,你就喜欢吃嫩草,你还真幼稚!”
 
    “老汪啊,你也不是啥好东西,还跟我来这套,她年纪小但经历不比你少。哈哈哈!”小宋口也不软。
 
    老汪跟小宋是老朋友了,对这些话自然不放在心上。四处望望,一个女的坐在酒吧台旁,手里还支着根香烟。
 
    老汪走了过去,就跟她套近乎。说了会儿两人就手挽着来到了舞池,跳完两支舞,两人再喝点高度二锅头,都有点醉了。脸孔沱红的姜丽一脸媚态,一双勾魂眼早把老汪的心神摄了去。
 
    老汪感觉自己又回到了恋爱时期的那种美好和骚动。跳完第三支舞,老汪的手就没放开姜丽的嫩手,两人牵着一起来到宾馆。
 
    一夜风流过后,老汪意犹未尽,思量着以后怎么办。姜丽要求他娶她,要他给自己一个家。这姜丽不是一般好惹的货,没过几个月就硬吵着让他跟自己的结发夫妻离了婚。自己还带来一个10岁的小男孩,是跟他前夫所生。这回老汪可做了一回便宜老爸。
 
    姜丽驭夫有术,一个月就给他200元零用,烟酒都是买最便宜的。到后来,老汪在单位里的工资也是他来拿,自然就断了老汪和他女同事之间的后路和坏了他的好事。
 
    一次捉奸在床,让他丢了自己的饭碗,被厂里因个人生活作风问题给开除了。姜丽的表弟还扬言如果他再不老实安分点就做了他。
 
    老汪害怕了,怎么有这样的克星啊。郁闷的紧了就经常找小宋聊天,现在的他身上的钱不够他玩了,也不敢这么放任的玩了,自然他也改了点自己的德性。
 
    原来老汪下岗后开了个朝鲜狗肉馆子,开始的时候生意还不错。可有一件头痛的事情,姜丽的表弟是和几个二流子是从小混的,收保护费,偷鸡摸狗的好事干的多了。拘留所里的工作人员跟他是老表一样熟悉。
 
    每次来他老汪馆子里吃喝玩乐,照例不给钱。一有不满意的地方,就跟几个小混混同一个鼻孔出气,叫骂着表姐夫不是个东西,端出在厂里被捉奸的一幕,动扎就砸馆子。
 
    这一闹,就三天两头的弄的鸡犬不宁,他没撤了只有关门大吉。
 
    再次下岗的老汪在家挖了个土窖,从此卖大白菜啊,土豆啊什么的。竟然一改平时走街窜门,寻花问柳的德行,做了个专职退休好男人,一个月下来就几百块钱,还不够他自己花。
 
    可是结婚还不到半年,新的问题又出来了,一次喝酒听小宋说起,第二任妻子姜丽跟外面的一个建筑包工头给搞上了。老汪恍然大悟,恨恨的说道:“真他妈的是报应啊,难怪这几个月来,她没让我碰一下手指,一天也见不到一面。”
 
   酒过三巡,菜上五味。一杯老鼠药就端了上来。
 

“兄弟啊,这做人真没意思啊,想我当年多风流。可现在倒好,哎,竟然给个娘们搞的鸡犬不宁,日夜不安!”老汪顿了顿,睁着一对在他这年龄不太合适的桃花眼,悠悠的说道:“我干脆死了算了,你看啊,这杯是老鼠药来的。我喝下去就玩完了,嘿嘿,以后再也不用受她窝囊气了!”说罢,老汪看了小宋一眼,竟然有些绝别的英雄气概,举杯仰脖子就喝。
 
    “老汪,你要真的敢喝,我也喝。就你那色胆包天的熊样,你还敢喝老,老鼠药,得了吧,怕是啥壮阳的好酒,舍不得给兄弟我喝吧!”说完,小宋就不由老汪再分说,一把夺过喝了一半的酒杯,一口喝下。
 
    老汪这下迷惑了,怎么还有陪自己死的人,这兄弟做到这份上,真是没法说了。“来,小宋,你好样的!我们再喝!你别走啊!!!”没等老汪再说,刚才他喝的真是老鼠药。小宋就站了起来。
 
    “我还有事情去,你,你自己喝吧!哦,对了,你那母夜叉就快回来了吧,我还是先走为妙。”小宋走了出门。老汪一个人对着杯盘狼籍,不由发呆。过了不一会儿,他觉得胃里难受,全身发冷。他想我就这么死了吗?这么死了,那以后就没的风流快活了。想我老汪年轻时候也是帅哥一个,真他妈的背时啊,竟然给我遇见了个这么厉害的角色,她可害了我。药性的毒慢慢挥发出来,老汪看着电话的号码成了摇晃的数字,在神智将要迷糊之际拨通了求救电话。


 
    小镇医院里一下子忙开了,量血压,测脉搏,再插喉。一些水往老汪的胃里灌,再抽出来。活活把医院里的漂亮小护士折腾了2个小时,老汪才慢悠悠醒转过来。老汪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她的老婆,而是曾经跟他有过一腿的护士之花丹丹。他拧了把自己的脸。自言自语:“哟,痛的,哎。我还活着,我没死,死不成。”
 
    丹丹给他这一说觉得莫名其妙。“老汪哥,你咋的寻死来着呢,你别耍赖啊,你答应给我买的助动车还没落实呢。就这么死了不便宜你了!”
 
    刚从鬼门关过来的老汪,一下子又要面对这么多的孽缘。
 
    “哦,对了,你赶快,赶快给我拿电话机来,快!”老汪这时候才想到铁哥们小宋也喝了老鼠药。拨通他的电话,问他在哪里。
 
     哪知道,这小子年纪不大,胆子不小。此时此刻正在镇里的“小红楼”里泡桑拿。
    “喂,我说小宋啊,你刚喝的真的是老鼠药啊,你快来医院。”
 
    “啊,我的妈呀,我说你,你,你老汪杂这么害人呢?难怪我现在看东西好象晃来晃去的,胸口也发闷!”
 
    小宋可不是真的什么英雄,他贪生又好色,哪能不怕死。挂了电话就直奔医院,相好秋秋在一旁楞了眼,甚至连钱也忘了收。
 
    两张床,两个洗胃的机器摆在一边。两个喝了老鼠药的男人躺在病床上。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