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故乡  

2007-07-31 14:45: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故乡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离开故乡的那年,我立下一个心愿——假如我再回到故乡,一定要去看看昔日的伙伴;去逛逛那昔日的“游乐场;再去摇摇那棵榆钱树。

    燕子飞来又飞去,日子也就这样过去了。多少次梦回故乡,啊!美丽的故乡,生我育我的地方。我对故乡的那一份深情,并未因离开故乡多年而减弱。

    梦想终于变成现实。天才濛濛发亮,我起床打开窗户。一阵浓浓的泥土气息扑鼻而来,清新又湿润。就连窗框上,也布满了一层水气,手指滑过处,又凝聚成点点的小水株,晶莹剔透。这就是家乡特有的醇酿,那么诱人。我闭上双眼,贪婪地呼吸着。是啊,这就是我久别的故乡,我终于又踏上了这一片故土。

    睁开双眼,眺望远处。晨雾朦胧,环绕群山。山坡上的一片竹林,依旧是苍翠碧绿。虽然时值寒冬,却给大地添上了那么一点新绿,凝着浓重的雾水,晶莹欲滴。这一片美丽的新绿多么熟悉,不禁使我回想起孩提时代无忧无虑的那段岁月,也深深地引起了我当初离乡别井那刻的愁思。

    吃过早饭,我踱着步子,延着屋前的小路走去,就到了我儿时的游乐场——晒谷场。我四下张望,晒谷场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高楼。电线杆子高高地矗立在地面上,麻花辫子似的高压线上,有几只麻雀,在瑟瑟的寒风中,还昂着脖子异常活跃的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远远望去,黑乎乎的像五线谱上的小谱点。祖屋旁的那棵“榆钱树”,还挺拔地耸立着。但祖屋只剩一半,残破不堪,原来是村里实行重新分地以后,把老房子的面积按各家人头计算,人出外居住的照看不着,拆的拆,倒的倒,漏的漏,好不消凌。我信步走去,榆钱树叶片早已飘零,化作了春泥。根部是厚重的水泥,想是哪家偷懒的放在这里。光秃秃的枝丫上,吊着几串被风吹干了的榆钱子,它被寒风肆意吹袭,颤抖着就是不甘落下来,要与狂风比个高低似的。我摘了一颗放在手心,仔细地端详着,好一个榆钱子呀!

    昔日,当我们肚子饿或口渴时,总是成群结队,一股脑儿爬上树,去捡那甜丝丝的榆钱子吃,不知它带给我们多少享受,多少欢乐!我们还在树上逮知了。可如今,在岁月巨轮的辗转下,树杆已被日积月累的划上了不同的符号,像饱经风霜的老人的脸,向人诉说着沧海桑田,或许是离开家乡太久了,心情也变得苍老了,亦或许只是世间万物的自然规律罢了,我无奈地用手抚摸它,真想问一句:“老朋友,你可曾记得我?”村落里的石板路已改成了水泥路,偶尔可见几辆汽车通过,往城市开去,但这路我已不太熟悉。甚至连小时候的朋友家的房子也都改了地方,去找,问了好几家,到后来去敲门。却早已人去楼空,原来我这个朋友已在几年前就到外地打工去了,只能作罢。

    太阳的光辉渐渐变得刺眼,晒谷场那边不知为什么现出点点银光,我好奇地飞跑过去。噢!原来是环乡河。河面足有数丈来阔。河岸都驳成了方方正正的大石头,把往日的泥摊改建成了今日的高堤,还连接着一个个河埠头,错落有致。不用说,河道也挖深了。河水却没有儿时那般的清澈透明的,而是呈现着浅棕色,河里的鱼儿或者因寒冷而躲匿着,又或者已游离。我看不到河岸上有树,只有几棵被人砍伐过的灌木丛,时值寒冬,只剩萧条。

  我坐在宽宽的河埠头石阶上俯视河面,河面上微波荡漾。忆往日,那光着屁股在河中嬉戏的我和小伙伴们,那一张张嬉笑逗人的脸孔,还有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那河岸柳根躲着的草虾,那泥洞里的螃蟹,那河面的仓条儿,还有春天爬满河岸上的绿地毯般的马兰头,和清明前后的茅草芯。那萦绕心头的一幕幕画面,仿佛又闪在眼前,不停幌动,让我沉浸在童年往事的点滴回忆之中。

    忽然,远处传来“噜”的一声,呼啸而过。那一声响亮打断了我的沉思,循声望去,在不远处,沿着两条铁轨飞驰而过。不正是火车吗?只见火车头冒着热气,“刺啦、刺啦”地奔跑,消失在大地尽头,远远的留下一行清烟,悄悄散去。

    远处,一座座高楼,犹如雨后春笋纷纷探出头来,红瓦白墙。楼与楼之间,或隔着零星小洼菜田,或隔着一条小径、一条小河。田埂上的点点绿色,田地里的葱郁菜蔬,让人恍然听到了春天的脚步声。可以想像,这里的春天又会是另一番景色:菜田是新绿,田埂是深绿,到处都是绿色,一派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景象。我梦中的家,永远是小桥流水的江南画影。

 

指导老师:王右明、杨海根 

(发表于濠江中学萌芽社校刊)  

 1995.5 Macau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