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慕文的博客

记忆深处,总有一棵树。

 
 
 

日志

 
 
关于我

沈慕文(笔名),男,1977年生,杭州萧山人,现居澳门。自幼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和小说等发表于澳门日报等刊物。现为澳门笔会成员。博客文章如需转载请署明作者及出处。约稿或读者来信请发邮箱。

网易考拉推荐

又见黄栀花  

2007-07-31 14:11: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见黄栀花 - 沈慕文 - 沈慕文的博客

 

 
 
    夜。虽然一切都黑了下来,但窗外,夜里的北风撕裂了窗外的平静,树枝和山草在发疯似的摇摆。

       一切声音、生命的像征,在此时只有呼号的风声,掩盖或扼杀夜空里的自然音乐节拍。那窗外的两棵麻黄树呀,那枝桠上的几个鸟巢会否被刮掉呢?莫明的忧虑渐上心头。

        窗外,一切都如此平静。空气里那一阵阵芬芳的幽香弥漫在这个孤单的空间。暗淡而昏黄的灯光下,我斜倚在沙发,出神地望着桌上一束白花绿叶的黄栀花。昏黄的灯光夹着夜空的紫白色,淡淡的,恬静地为这朵朵白色的花儿披上了如梦似的形态与影儿。那是一个个初生的安琪儿吧!多可人。

       黄栀花有香浓的甜香味,有白玫瑰和蔓陀罗般的花朵,还有茉梨花的香远溢清。花杯里只倒了半杯水,这是最美的实与虚。更突出胜雪三分素白无瑕。绿叶厚厚的油亮闪闪。在光线的折射下见到叶片儿的层层叠叠;有嫩有老,有绿也有几点枯黄,这是一个生命的发生与延展。。。

      儿时的故乡农居,山前山后都是这熟悉的黄栀花,那时并不为意,也并不能体会那份美。那时的村里,姑娘常戴一朵黄栀花在头髻上,真是“人面桃花相映衬”,自然也免掉了多余的化妆。但前年春天回去时,已不见有谁戴上这花儿。想来农村也在变化着。这份自然的礼物,已很少懂得妙用与欣赏。农村里的人在渐渐脱下大自然赐予的外衣,慢慢地将上一代的古朴丢弃。

       虽然中国的传统有种种限制,头上戴白色的东西,是一种不祥,但这黄栀花能否因芳香而改变,给白色一种单一的定义——纯洁、温柔。

       还记得西山上有这种黄栀花,但都生在陡崖峭壁,甚少人採摘。因为在异乡见着这花,我不免有喜悦之情,而例外地去採摘。到澳门居住,又一次偶然地在学校外的马路中间发现这一种黄栀花,长得郁郁葱葱,大概有几十株。那时只是农历四五月,正好满株香浓,溢香在街头巷尾。

       我曾经因受不住花香的引诱,偷偷摘了几束放在书包里,回到家,花都谢了,急忙拿瓶供养。这几束花虽然没有再开放,但也够香的了。心里除了有点惋惜,却也明白了黄栀花是山野之花,恰像一位纤纤少女,但不失刚强。孩时见此花在山野中土生土长,自生自灭,心里颇纳闷,但现在知道,那是一种自由的花,它会为追求自由而不惜与风霜暴雨搏斗。

 

(该文已于澳门日报发表)

 

 

                            1997.2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